【仓安】可爱


无脑甜饼 串梗 脑补重(((
勿当真!
写完这篇可爱两个字我都不认识了....





“yasu——”

大仓忠义的惨叫在乐屋里疯狂回荡,丸山放弃了给锦户亮表演一发技,因为面前的小亮已经看着面部扭曲的可怜鸟笑得直不起腰了。


“你叫破喉咙yasu也不会原谅你的。”

涩谷拿下遮在脸上的杂志,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


“破喉咙。”


“okura你今天怎么老抢我生意啊!”

气急败坏的丸山隆平,收集完毕。


“我就夸了他一句可爱而已。”
库拉拉式歪头委屈。


“一句?”

还在看台本的MC大人在翻页的空隙中问道。


“好吧两句,前天去看他舞台的时候一句,昨天一起去寿司屋吃饭的时候又一句。”


“两句?”

忙着找钱包的白皮推了推眼镜,弯着腰摸沙发也不忘重复问句。


“可能有三句吧……但是他黑发不是很可爱吗?yasu把刘海放下来的时候简直只有十几岁!可爱的不得了,我昨晚抱着他,哦对在床上如果也算的话——”

“你可闭嘴吧。”涩谷昴把杂志甩过去,附赠一个标准冷漠表情。


“Subaru你别打我脸啊!打歪了谁赔啊!”


“拒绝狗粮从我做起。”
锦户不知从哪掏出了墨镜,顺便递给了丸山一副,“快,来模仿一下井上阳水先生。”


到底谁要拒绝狗粮?

库拉拉式白眼。

距离安田章大生气地离开已经十五分钟零三十一秒,大仓忠义依旧束手无策。








时光间歇性倒流一下。

“Yasusu,你怎么老戴着贝雷帽呀,摘了摘了!我好想看你的刘海哦!”

大仓·舞台结束·终于能放开吃喝见男朋友·忠义高举酒杯,另一只手放在小个子头上呼噜着羊毛贝雷帽。

“哈哈哈嘿嘿嘿舞台上的koji还没看够吗?”

安田醉的不轻,兔牙都透着粉色,头一歪帽子就掉了下来,没抹发胶的头发软趴趴地贴在前额,后方略长的黑发蹭着脖子。

好可爱,醉醺醺的男人凑近了,端详着脖颈的发丝,“比女孩子还可爱。”

“女孩子?”

“嗯,比女孩子更可爱!啊yasu疼疼疼疼!!!”

安田捏着大仓的鼻尖,向路过的服务员露出一个礼貌微笑的同时,手上动作又加了三分力道。



时光再间歇性快进一下。

“好棒哦yasu....刚才的样子超可爱....要不是你明天还有午场一定不这么早就结束。”

大仓·这么大个人还妄图蹭进安田怀里撒娇·忠义亲了安田的脸颊一口又一口。

“快睡觉。”

小个子的黑发散落在一边,剧烈运动以后的汗水沿下颌线一直滑向锁骨,连动动喉结都是性感的代名词。

“抱着这么可爱的yasu我睡不着啊。”

大仓企图再进行一番调戏。

可爱?荷尔蒙爆炸体安田先生挑了挑眉毛。

“小小的,很可爱的yasu……呼……”

调戏不成反秒睡,小个子撅了撅嘴,又凑得离大仓更近了一些。




时光飞速快进到十五分三十一秒前。

“yasu你听说了吗晚上有个新女团来演出诶。”

“嗯?”安田戴好了今天准备的小礼帽,拢齐发尾,很好很酷炫。

“看起来那些成员都是可爱的小妹妹啊!不过——”大个子拖长了尾音,像是等着抛出什么梗,连一旁鼓捣智能机的村上都停下来等着看他要说什么。

“yasu比她们都可爱多了!”

安田转了转帽子,大仓却听到空气里有咬牙切齿的声音。

“不敢不敢,我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才没有她们可爱。”

迎接大仓的不是表扬,是摔门而出的声音。



 ☆

和好是个技术活,对症才能下药。

吾日三百省吾身,惹Yasu生气否,知道Yasu为什么生气否,Yasu原谅吾否?

有,没有,没有。


大仓忠义很丧。

走过的涩谷昴也很丧。


咦?为什么涩谷也那么不开心?

“游戏机二次掉马桶里了。”村上的手上好像有翻不完的台本。

呜呜,呜呜,昴昴委屈,昴昴不说。

但昴昴知道为啥安田生气了。


大仓歪过头,说吧要多少。

“呜呜,至少,两个新的游戏附加新机子。”


恋爱中的小情侣就是好敲竹杠!

“我夸yasu穿裙子可爱他就不生气,”涩谷理直气壮,“你夸人家可爱的时候都拿什么做对比了?”

大仓一拍大腿,一个箭步冲到,诶???他该去哪找安田来着???

算了算了,不如做个发型解忧,反正晚上都能见到。





演出很成功,礼帽很帅气,打发了门把们,乐屋只剩下自己和安田,好的,一切都很顺利。

“干嘛?”安田戴上口罩,小礼帽换成了日常的藏青贝雷。

“Yasu对不起。”

小个子理包的动作慢了下来。

“你不可爱。”

嗯???安田章大决定还是加快理包的速度。

“你不是那种女孩子气的可爱。

但你又最可爱了!”

到底是谁日语不好????安田章大怀疑自己听力也不太好。

“在我心里!超越一切的!至高无上的可爱!”

包理完了,要不走了算了。


“Yasu诶你要走了吗你别走啊我真的错了我没把你当女孩子看你就是我男朋友我最喜欢的人你看我新发型本来想染蓝色的哎那个辣鸡发型师没给我漂好染成绿的了我还买了脆米饼两大盒草莓大福新的乌龟模型大中小一应——”

“给我打住。”

面前的人露出闪亮亮的兔牙,这回没有粉色了,倒是寒光闪闪的。

“再说下去,预定好的餐厅要迟到了哦。”






“抱歉来迟了。”安田朝主管点了点头。

大仓跟着点了点头。

“没事没事,我们这边位子还留着的。”西装笔挺的男子微微一笑,“安田先生很少迟到呢。”

“因为啊,”安田转头托着腮看大仓,“半路拯救了一只虽然喋喋不休,却是世界第一可爱的青蛙呢。”




评论(1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