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肥啾包养指南(3)

今天的更新!


------------------------------------

*
大仓忠义喜欢吃咖喱饭和拉面。


他虽然感激安田对他的照顾,但在第一天尝试过奇妙的咖喱饭之后,就默默接过了做饭的重任,最近,连猫粮和坚果安田也让他负责添加了。

大山雀突然走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偶尔安田出门采风,大仓就倚在厨房的玻璃门上一边搅着鸡蛋一边和龙猫远距离聊天。

“你到底为什么呆在Yasu这里不走了呀?”毛绒绒的龙猫抱着自己的食物,试探着问掌握坚果份量的大佬。

“他是我的恩人啊,报答他。”大仓鼓起嘴吹吹自己暗金色的刘海,身上浅蓝色的围裙随着他手臂拉扯的动作压出好看的褶皱。

“报答他?有报答别人的第二天就骗婚的吗?”Subaru微眯的眼睛半睁开了,幽幽地补了一句。

“而且居然还成功了……”龙猫的声音越来越小。


“再说就取消中午的加餐。”大仓的鼻子里还哼起愉悦的小调,后面的话语却让龙猫悻悻地爬上二楼卧室,假装睡觉去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安田会答应他那拙劣的骗婚要求,不过安田的确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下个月大仓就成年了,虽然他变成人的时候就是个一米八的小伙子,但在大山雀里还算是年轻的一员。此前的他不过是为了些所谓的自由恋爱和爸妈抗争了一番,飞到兵库时正值深秋,食物青黄不接,才不小心饿倒在马路边上。爸妈的怒吼还在他耳边回荡,怂恿着他有本事就不要接受和隔壁小姑娘山雀的订婚,自己带个老婆回来,好吧,这回,不管是男人女人,总之他能带个安田回去了。


*

“你平时不来逛超市吗?”安田把一大盒草莓大福放进购物篮,又挑了几块肉,大仓拿起一盒牛腱子肉看了看,又放回去,选了另一块看起来更加新鲜的。


“当鸟的时候我懒得出门。”墨绿色的休闲外套衬得大仓的肌肤与金发愈发耀眼,他看着电视里帅气偶像的配饰,依葫芦画瓢也给自己变了个金色的十字架耳环,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边上的女店员都被帅得移不开眼。


安田仰头看对着零食货架两眼发光的高个子,脸上也浮上了温和的笑意,他的生活一向不循章法,想到哪走到哪,平时和朋友一起玩也是兴起才出去,虽然过得挺开心却一直感觉缺了那么一点。大仓突然的出现就像自动填满了这个空缺,他不拘束的笑声和精准的吐槽让安田在工作的间隙也有了放松的机会,精湛的厨艺则瞬间提高了家里的生活水平,丸山来蹭饭的时候都比以前多了,他的好朋友只以为安田终于开窍了打算好好谈个恋爱了,却没想过为什么每回去安田家都能碰上大山雀飞出门单独散心。


不过,他会在这里留多久呢。


安田嘴角的弧度又渐渐变小了,他怎么会相信对方真的有那样奇怪的诅咒,只是看到当初大仓面露难色以及期待的眼神,想着大约是答应了便能解决大仓的燃眉之急,才那么爽快地应承了未婚夫的头衔。


“也许是那种受了诅咒娶不到人就得一辈子当大山雀的王子呢……”他拨拨货架上的薯片,一不注意把心里的话也轻声说了出来。


"嗯?“大仓凑了上来,他看中货架最高层的那包芝士味脆片,而安田就站在正前方,他索性把面前的小个子圈进怀里,一手抱着安田一手去取下了明黄色的塑料包装。热度从背后传来,伴随着金发男人低沉的声线和湿润的带着森林气味的吐息,小个子收紧了自己的肩膀,抬头正好能看到大仓仰起来的脖颈,耸动的喉结,以及完美的下颌线。


心跳有点快,而安田把错归于太过浓郁的芝士奶油香气。


*

当大仓多开了三包妙鲜包放在黑猫面前的时候,Subaru差点以为这只大山雀是想要请教他如何杀人越货了。


“我不是想杀谁也不是想抢银行,你能先把你颤抖的尾巴收一收吗?”


“我才,我才没有紧张,喵!”


“Subaru你如果胡须不抖的话,还会有点说服力。”Yoko叹了口气,他坐在别墅里享受大仓赠予的新鲜坚果和果粒。


“算了。”大仓嘭得一下变回了肥鸟形态,踱着步子仰头看黑猫,黑猫这才镇定下来,舔着爪子俯视大仓,不知怎么觉得大仓的喙好像有点歪歪的,带得他一张脸两边大小都不太一样,“我就想问问,怎么样才可以和Yasu睡在一起啊。”


“我没有睡过。”黑猫翻了个白眼。


“我也没有睡过。”龙猫翻了个肚皮。


“我是说假设!假设!”大山雀伸出一只细细的腿,用力跺了跺桌子,虽然引起的风还不够刮跑边上的糖纸。


“我们以为之前你都是和他睡一起的啊。”黑猫舔舔爪子。


大山雀这才支支吾吾起来,扭捏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我那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站在他床头的木框上睡的……“


“有……有两次睡懵了还不小心没走稳,掉下来砸在了Yasu头上……”


哦怪不得有时候他们可爱的主人穿着睡衣走出房门时,发型会格外酷炫。


“那你直接变成人,睡隔壁房间不就得了。”龙猫哼哼唧唧地提出建议。


“我要和Yasu睡啊!”大山雀再次威风凛凛地跺脚。


“那你就变成人和Yasu睡啊!”黑猫甩甩尾巴,他觉得这问题毫无含金量,但回答完的瞬间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不,不行,你不可以,你不能对Yasu动手动脚!!”


大山雀把喉咙里那句“我就是想动手动脚”硬生生咽了回去,满脸无辜地看着Subaru,“我是这种人,哦不,这种鸟吗?”


“你是。”两个不同物种异口同声。


胖啾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耷拉着翅膀,他看起来心情低沉,生活仿佛失去希望。


“下回你先去床上等他。”黑猫看着碗里的三包妙鲜包,咬咬牙还是打算帮这只大山雀解决一下恋爱烦恼。


大仓忠义:计划通。


*

俗话说得好,昴算不如天算,大仓忠义变回人的形态,还特地在今晚好好洗了个澡,用上了安田最喜欢的海盐沐浴露,躺在他床上滚了两个半小时,激动的火焰都被浇灭了,他所盼望的人却还没有进卧室的打算。


按捺不住的人只好轻轻推开书房的门,便看见安田一个窝在椅子里涂涂画画,稿子已经完成了大半,而小个子的眼皮也耷拉下来了。这都拜大仓的调整作息所赐,否则这个点安田大概画完任务还能出去唱两个小时的K呢。


他隐约间记得安田接了份鸟类保护的推广工作,轻声走到小个子背后时还没被发现,一大幅画就那么毫无保留地跃入大仓眼帘。那明明就是大山雀嘛,大仓眯着眼睛细看,发现图上飞起来的大山雀居然和他一样喙也有些歪,而一旁的草稿上则还添上了宣传语,那上面写着,喜欢大山雀,也喜欢全世界。


好狡猾!大个子捂着心口默默哀嚎。


大仓不由分说地扛起刚放下笔的安田,在怀里的人还挣扎的时候稳稳地扣住了他的腰,安田每次被扛都一样惊恐,喊大仓都能喊成秋葵,扑腾着双脚刚想下来,就已经被转移到了卧室,直接被摔在了柔软的床垫上。


“Okura,你做什么?”小个子打着哈欠,困意止不住地侵袭着他,但是今晚的大仓又比以往更加激动一些。


“我要和你睡。”大仓压上来,他能感知到自己的心快要跳出喉咙,两只手臂却不听使唤地环住了安田,好像安田一丝一毫的气息都使他无法好好控制自己,小个子的脖颈由于紧张渗出了些薄汗,而大仓更已忐忑地无以复加。


“还是睡在我床头吗?”小个子歪着头,虽然脸已经被大仓呼出的气息弄得红扑扑的,脑子却还没转过弯来。


“像这样睡。”大仓捏紧了自己手上的拳头,移了移身子吻住了安田的嘴唇。


湿润的,咸咸的,好像是大海的气息,那些专属于安田的味道让大仓的瞳孔染上心动和恋爱的雀跃,他悄悄睁开眼,便能看到安田细细碎碎的睫毛正在离自己1cm都不到的地方,于是他又像已经确认完毕一般,安心地闭上眼继续亲吻着安田。


直到——


大仓发现他撬不开安田的牙齿。


“Yasu?”他气喘吁吁地结束双唇的友好交流,轻轻叫了一声,才发现小个子因为太过劳累直接睡了过去。


好吧,他换了个姿势,从背后搂住了团成一团的安田,轻轻吻着安田的后颈。


就像年糕一样,大仓这么想着,却忍不住咧着嘴在空气里无声地笑起来,日子还很长,下回继续。



tbc!

不是我想熄火的!

不能让他这么早吃到手是吧!!(心虚.jpg)


评论(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