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圣诞限定一夜

七夕快乐!


惊蛰的番外w

-----------------------------------------------

冬天的时候他们已经和剩下的五个人重逢了,虽然这种重逢只是限定大仓与安田两人。


关西的少年们工作不多,就连圣诞节也没有特别安排,大仓便约了安田出门,坐着地铁一直到海游馆,车厢里的热气烘得两人哈欠连天,牵在一起的手却从未因为困意而放开过。


从车站走到地面,迎面而来的寒风还是让安田打了个颤栗,大仓急忙把牵着的手一起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小心翼翼地不愿意浪费任何的热度。


“还有四个小时才关门。”安田吸吸鼻子,看着大仓快步走着赶时间的样子有些好笑。


“你每次来不都可以逛一天?早知道翘了下午的补习,就能再早点过来了。”大仓回过头,他的围巾是深蓝色的,与安田墨绿色的围巾是同个款式,短短的流苏随着气流摆动,在他灰色的毛呢大衣上留下一丁点蓝色的毛绒。


“啊——”安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想去看海豹,还有那些蝠鲼。”


“听你的。”大仓把一张海游馆的门票递过去,想了想又加了半句,“那我要吃限定口味的冰淇淋!”


“你是傻吗,这可不是2016年的海游馆,哪来的限定口味冰淇淋?”


“诶——”


所以也没有摩天轮啊。大仓抬起头,发现海游馆边上孤零零的,他这才意识到这与他本来的计划大相径庭,圣诞的约会大概要以逛4个小时海游馆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告终。


于是安田看到了在海豹面前疯狂揉着自己头发并开始哀嚎的大仓忠义。


 

“晚上去我家吗?”大仓忠义看着安田章大,安田章大看着岸上的企鹅,企鹅蹬了蹬腿往水里一跃,而安田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直直栽进大仓怀里。


“圣诞晚上还不回家,我姐姐要担心的。”安田索性转了个向,环抱着大仓的腰,这个点的海游馆已经人数寥寥,即使亲密的动作也不用担心别人的眼光。他的鼻腔里充满了少年大衣上柔顺剂的清香,热流穿过层层布料直抵心口。


“Yasu太狡猾了吧。”大仓低头吻了吻小个子的头顶,他们相互拥抱着,身子缓慢地摆来摆去,和玻璃屏障内的小企鹅一模一样,看起来笨拙而可爱。明明就很清楚我的暗示吧,大仓心里暗暗嘟囔着,这么多年的默契安田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


“你才比较狡猾啊,狐狸尾巴都快露出来了。”大仓匆忙追着转身就往水母馆跑去的安田,安田甩下的话令他无言以对,只好闭嘴跟上。


明明是少年的躯体,两个人一言一语中却带着相识几十年恋人的情趣,大仓盯着漂浮在射灯下的水母,又忍不住凑过去牵住安田的手。


“我自制力不好嘛。”他的语调黏黏腻腻的,好像撒着娇一般和安田承认错误。


“总是想要更多,更多的yasu——”


“年纪小了胆子大了。”安田笑着埋怨他,一只脚伸出去踢了踢大仓的脚后跟。


“Yasu难道不想要我吗,三十岁的大叔该如何排遣寂寞呢?”大仓一边说,一边牵着安田向海游馆更深的地方走去。


“是三十一岁,你才是三十岁。”小个子认真地纠正起来,大仓笑嘻嘻地凑过去,目的地直指安田的嘴唇,前方却突然出现了4,5个结伴的女高中生,他不得不直回脖子,假装无事发生一般看游过去的沙丁鱼鱼群。


“看起来挺好吃的。”他碎碎念着,才不是因为听到了安田轻声的嗤笑而赌气呢。


 

等到闭馆的时候,又在贩卖纪念品的地方磨蹭了一会儿,两个人才黏黏糊糊地从门口出来,寒风打着转跑进大仓裸露的脖颈,钻进围巾里消磨了刚刚保留的一点热气。不过比起脖颈,他的心则更感到寒冷,甚至都快要感冒了,连圣诞的夜晚都没有额外奖励,着实令期盼了许久的大仓有些沮丧。


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候才震动起来,大仓有些不耐烦地接起电话,他猜大约是妈妈打来催他早些回去的,他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应付,却接到了父亲的道歉,某条线路的JR因为恶劣的天气不得不延迟,除了大仓以外的全家都困在了外边,再过一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家中,因此没带钥匙的大仓可能得去同学家呆一会儿。


大仓嘴里诺诺应声,似乎有着藏不住的遗憾,心里却忍不住雀跃起来,他挑着眉毛看不明所以的安田,边说着“那我今晚就住YASU家吧,哦,不麻烦,不麻烦的。”,边看着小个子的转成惊讶的表情,圆圆的眼睛和上吊的眼梢无一显示着他对此毫无准备,也许唯一有准备的就是家里的确还有地方给大仓留宿一晚。


“不能太大声。” 


六点钟的闹钟叫醒了安田,身边的大仓却已经不见了,他睡眼朦胧地走到客厅,却在有着哗哗水声的洗手间找到了大仓。洗涤剂的泡沫飞到了大仓的鼻尖,被拆开的被套和床单正洗到一半,大仓揉揉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大人做事不能留下小尾巴。”


“满天飞的肥皂泡还不算小尾巴吗?”安田也坐了下来,倚着大仓一起洗着两人昨晚留下的罪证。


“Yasu,我说啊——”


“嗯?”


“这回到了2016年的话,再和我去一次海游馆吧。”


“当然可以啊。”


“我想再去吃那个海游馆的冰淇淋。”


“嗯。”


“我还想去坐摩天轮。”


“这也完全没问题。”


“我还想——”大仓蹲了蹲,看着一脸笑眯眯的安田,小声地说道。


“想和你去超豪华的Love Hotel浪漫一夜。”


“你自己洗吧。”笑眯眯的安田站了起来,用力地关上了门。


“诶——?!”



---------------------------------------------

至此惊蛰篇就完全结束啦w 食用愉快,下个坑见ww

评论(2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