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食物链(一)

大家好!!

这个是会收录在本子里的短篇or

收录在特典(如果有的话)里的短篇

印调走这边谢谢各位爸爸们!

毕竟有收在特典的可能,所以车……emmm大家懂的

但也因此不会在出本之前放完全篇,事实上我也没写完就是了

可以感受一下这个画风XDD名字很有深意哦绝不是简单的救生员故事x


正文

-------------------------------------------

到底什么是梦寐以求的工作?


安田章大抱着两个游泳圈,脚踩在细密的白沙上,感受着热烈的温度由下而上地包裹着他,海风带着独特的鲜腥味飘进鼻腔,波浪上涌的水声宛如美人鱼的吟唱。


天堂!


这就是天堂!


经过一个月的层层选拔与严苛训练,安田终于成为了无限海滩八区唯二的救生员。比起靠近游览中心的海域,八区只有一望无际的白沙与天海相接的景色,多数游客仅仅停留一会儿,而每天散步的常客不超过二十人,游泳的人则更加稀少,因此往年一直只有一位救生员常驻于此。要不是三个月前无限市海域出现了大白鲨袭人的消息,这招募新人的工作大约还能在拖上一年。


安田对于自己赶上了招募而庆幸万分。他的家就在八区,父母也很支持他去继续自己热爱的音乐事业,哦,或者是画画,安田总能在他所感兴趣的领域崭露头角。但学习音乐与画画的负担实在不小,姐姐已经嫁人生子,虽然家长们总是无条件地用积蓄支持安田的爱好,他心里也总有些内疚,这份工作既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又能使他享受到阳光、沙滩的美好,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他又向前走近了些,一把亮绿色的椅子便跃入了眼帘,椅背上深绿色的无限市市徽格外显眼。安田努力凑近了眯起眼睛,便看到一团随着海风乱飘的奶金色头发,椅子里的人面对着海浪,没有丝毫想要回头的意思。


啊,大仓忠义。


努力地从脑海里回忆起女主管和他说过的共事者,安田首先想起的不是大仓的名字,而是年逾三十的主管满脸兴奋的表情,“大仓君!大仓君绝对是海滩上最帅的救生员了!好几个被他救了的姑娘都想要以身相许呢!”当时的安田还不置可否,但此时,这头金发令他还是隐约期待了起来。


安田走了一段才感到手臂有些烫的发痛,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出门时过于兴奋,一边的手臂还未抹上防晒霜便赶来了。内侧的手臂已经发红,而他离荫凉处还有一段可观的距离,安田只好加快了步子低头赶路,海风擦过他的耳侧,柔软的棕发都染上了微咸的气息。


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原本规律而沉稳的浪涛声不复平常,安田努力分辨出了一丝高昂的声音,他在听觉方面总是格外灵敏,他随着那声音的方向疾步走去,才分辨出那是个女孩儿的呼救声。几乎是同时,他拿出了救生衣口袋里的对讲机,第一次拨通了被要求烂熟于心的号码。强烈的阳光令他不得不戴上墨镜才能向海边看去,起伏的波浪里确实有人正拼了命地伸出手臂呼救,按时间来算,很快就要涨潮了,更猛的潮水将快速消耗被困者的体力,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喂,大仓君?”


“啊,你好。是新来的那位吗?”


“我是,八区海滩C区有至少一名女子正在呼救,请你现在带着救生衣开船过来,我这里还有救生圈,会先过去!”安田边跑边向对讲机喊道,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只奋力求救的手,祈祷着她还能再多撑一会儿。


“收到,马上出发。”大仓的声音冷静而利落,在回答之后对讲机的那头便成了忙音,大约是已经向这边赶来了。


救生船劈开了海浪,在浅水区迅速地划出雪白的水花,安田知道大仓已经发现了目标,便安心了许多,他扎入了水中,海洋是他的主场,利落而迅速的泳姿让他快速接近呼救的女子。这时候安田才发现另一名女子已经全身脱力,全靠着呼救的姑娘一只手牢牢拽着才得以不被冲走,他潜入海里,一只手固定着全身发软的女孩,把救生圈和自己的救生衣套在她身上。另一边大仓也已经赶到,把呼救的女孩也一并拉了上来,他的动作干脆果决,又好好保护了在水中被海浪拍打的女孩,安田一边安慰着精神和体力都已经不支的姑娘,一边打心里感到了些许敬佩。


“你还好吗?”大仓在汽艇轰鸣声中俯下身询问安田身旁的女孩,前额的金发早已被海水打湿,他随手一梳,将过长的头发全部撩了上去,只垂下几缕发丝,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说不出话没关系,你已经得救了!如果没有受伤就用力眨两下眼睛给我看看好吗?”


安田一边在水中扶着女孩一边试图将她托上救生船,只是丝质衣物的阻力不小,他不得不卯足了力气向上托举,大仓的言语还在稳定女孩的情绪,眼睛却已经察觉到了安田的动作,他伸出手帮了安田一把,优美的肌肉线条甚至令安田晃了晃神。


“我可以游回去!”安田示意大仓先将她们带上岸安置,不用担心自己,大仓也不客气,点了点头便向岸边驶去。


他再次一头扎进海里,与接受了阳光辐射的温热海水不同,更深一些的地方带着些令人冷静的凉意,安田烫热的心却难以冷却,他的脑海里都是大仓散下的金发,俯下身时挺拔的鼻梁与帮助他将女孩拉上船时,手指不小心相接的触感。


“我有点不好。”安田默默在心里说了一遍,他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些什么。



“你真的很幸运。”大仓在玻璃三角杯里倒上汽水,二氧化碳正叫嚣着浮到表面,金发的男人只不紧不慢地往杯缘上放了半片改过刀的柠檬,他还想从吧台里拿出一把可爱的木质装饰伞丢进浅蓝色的汽水里,但安田只是摆摆手表示不需要再多花心思了。


“谢谢。”接过汽水,安田原本湿漉漉的棕发已经半干,一两条深绿色的海草却还滑稽地缠在耳际,他喝了一小口,瞬间被过激的汽水冲得发懵,薄荷味溢满了鼻腔,差点令他咳嗽起来。


“啊抱歉!”大仓凑过来又往里面加了些雪碧,“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久了,总以为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喜欢浓重的薄荷味。”


“咳……咳没事。”安田想往后倒一些,却发现背后就是木屋的墙了,他不得不直面低头细心重调饮料的大仓,对方翘起的金发挠得他鼻子痒痒,心里也痒痒。


“这样会好一点吧!我重新加了些雪碧和柑橘汁,适合这里的夏天。”大仓退回了吧台,倚在桌子边撑着头朝安田咧嘴笑着,他的手撑着下巴,专注地等着安田的反应。


“好,好喝……”好喝什么,安田只觉得自己的舌头被糖精、气泡、和仿佛牙膏的气味所包裹,但是他的眼睛却离不开大仓露出的一排白牙,这真是糟糕透了,他甚至都不记得救完人之后他还没自我介绍过。


“说你幸运是因为我们这片两三个月也不太能遇到这样的事情。”大仓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叮铃哐啷地往杯里扔了一堆冰块,浅薄的白气瞬间包裹住杯身,他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所幸我还没把考试的那些东西忘了,你也反应很快,这对于新来的救生员来说算个不小的考验呢。”


“你叫什么?”大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走过来与安田并排坐着,一脸好奇地看他。


“安田,安田章大。你可以叫我Yasu。”


大仓没有回答,一只手却撑在了安田的腿侧,整个人都倾斜着凑到了安田的耳边,他的眼神专注,一言不发,新入职的救生员此时脊背僵硬,明明屏住了呼吸心却像要蹦出喉咙一般,他只觉得自己的一小簇发丝被大仓握住,而富有磁性的低音正直击鼓膜。


“好可爱啊——”


安田瞪大了眼睛,活像只受惊的兔子,他读了自己的名字二十几年,头一回听人夸他可爱。


大仓也不再补充,只笑盈盈地放下手,又缓慢地张开手掌,那两条纠缠不休的海藻之间,一只仅有半个指节大小的螃蟹正慢悠悠地向外爬去。


安田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小姑娘想要对大仓以身相许了。

 

 

tbc!

但下面的就是收在本子里的啦XDD(这个属于粗加工无修版XD)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