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手脚冰凉怎么办(下)

这里是~


--------------------------------------------------------------------------


今天的医馆的客人又是大仓先生。


 


在连续十一天每天早晨10点都能看到大仓先生来医馆报道的时候,安田终于开始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了。


 


好吧,他得承认大仓先生真的挺帅的,看一遍两遍一百遍还是很帅。但是开的明明是两周的补药,为什么他每天都要来报道?


 


第一天第二天,大仓先生把手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拿出来,放在安田的手背上,皮肤碰触间较低的温度和大仓生无可恋的眼神告诉他,今天的手依然好冰凉。


 


第五天第六天,大仓先生把手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迅速抽出来,在安田背过身打理药材的时候突然抓住那只拿着笔记录药材的手,使劲地握了握,小太阳一样的安田把手心的热量传给那只相比之下骨节分明又纤长的大手,充分说明大仓先生的疑难杂症没有任何进展。


 


第十天,大仓先生对着嘴里塞满了草莓蛋糕的安田章大,使出了揉脸攻击。掌心依旧是冰冰凉,可是,咦,Yasu,你的脸怎么有些温度过高?是不是发烧了?一脸无辜的大仓先生更凑近了一下,端详着安田因为惊讶而露出来的小小兔牙,然后在下一秒收获了一个激动地落跑随即二次摔在药材包裹上的安田。


 


第十二天,就是今天,大仓先生第一次留下来吃晚饭,在师父师叔都不在的时候,两个人坐在桌子前面谈着曾经的记忆,安田分享了小时候在山里住着的日子,怀念起他隔壁的一对下垂眼兄弟,又讲到自己刚来小镇上被师父拐骗来当学徒的经历,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大仓先生带来的红酒。安田的脸红扑扑的,无意识地咧着嘴,朝着大仓先生发动了微笑攻击。


 


大仓感觉受到一百点伤害。


 


但是大仓先生可不是马上就倒下或者扑倒对面的男人,他也提起小时候在乡下的日子,说自己特别喜欢邻居家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每天元气满满,乐于帮助别人,又有许多好朋友,不像自己一天到晚都窝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或者是打游戏,但是直到那个男生搬走,自己也没有鼓起勇气和他说一句话。


 


“诶?那不是很可惜嘛?喜欢就要去争取啊!Oh——kura 桑!” 


 


安田凑地更近了一些,两手乖乖地撑着桌板,探出身子把自己的脸凑过去,黏黏糊糊地嘟囔着,“你还是……唔……要加油呀……”


 


牙白,这可是发了个一万点攻击的大招。


 


突然之间,安田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猛地弹开了,转身从椅子上站起来,急急忙忙地冲进卫生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更准确地说,几乎是一个趔趄摔进去的。在卫生间的大镜子面前,安田急急忙忙地把头凑过去,定睛一看,糟糕,耳朵真的露出来了。


两只长长的雪白的耳朵正软趴趴地垂在黑色头发的两边,安田挠挠了翘在外面的一小撮绒毛,努力集中精神想让法力再把耳朵憋回去。


 


啊……怎么在这种时候失去控制啊,居然还离大仓先生这么近,完了,大概要被看作是怪物了。各种不安的思绪在安田的脑海中缠绕着,就像一团乱糟糟的线团,堵在安田的胸口。             


他终于鼓起勇气,悄悄地开了一条门缝,餐桌已经被打理干净了。安田听见厨房里有水的声音,发现他在意的那个人已经开始刷起了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大概,那时候他也醉了吧。安田对着自己小声地念着,然后悄悄地走到大仓的身后去。


 


“大仓先生,别介意啊,我刚才突然特别急着上厕所。”安田把半个身子探到前面去,头发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大仓的上臂。


 


“啊没事,我想大概也是的。另外,我刚才看到yasu变成兔子了耶。”大仓的语气没有任何多余的起伏,就像是叙述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一样,安田却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我想,我大概是喝多了吧。”刷碗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大仓转过身,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脸上也带着两块可疑的红晕,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害羞,他放下碗,略微弯了弯腰,把额头和小个子的额头抵在一块,低声地呢喃着,每一个音节的热气从四面八方扑向了安田:


“无论yasu有没有兔耳朵,我都好喜欢啊。”


 


呜哇,又要忍不住露出耳朵了。


 


安田定定地站在大仓面前,心里面的小花仿佛是一瞬间被这带着红酒味的气息吹开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弥漫出去,“喜欢”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无尽的推动力,不停冲刺,掠过的每一处都带有草莓的甜味,直到达到每一个神经细胞的末梢才罢休。


最后一刻,再一次感受到耳朵垂下来软绵绵的触感的时候,安田自暴自弃地踮起脚尖,抬头,咬住了大仓的嘴唇。


 


亲完再解释这时有时无的幻觉吧。


 


“所以说,就是这么回事。”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安田一边不安地搓着手,等着大仓的反应。


 


“恩,所以说,Yasu你本来就是只兔子?因为法力不够同时藏起耳朵和尾巴,而医馆的宽裤子可以直接遮掉尾巴,所以选择答应了你师父的邀请,来医馆打工?”大仓看起来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不过,喝多了酒就会忍不住露出耳朵么?”


 


“啊啊啊不是,之前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安田任由那对耳朵随着他不断地摇头晃来晃去,雪白雪白的极其晃眼,“大概,我想,大概是情不自禁的时候会发生吧……”


 


狡猾的大仓先生一把拉过还在害羞的兔子先生,整个圈进怀里,嘴唇轻轻地贴着柔软而又绒绒的兔耳朵,喷洒着热气:“Yasu是怎么对着我情不自禁了呀?”


 


这回让小兔子紧张地直接立起了耳朵。


 


最后的解释还是在绵长的亲吻里结束的,但是结束的那一刹,安田感受着大仓与他交握的手,突然想起了什么。


 


“诶,Okura,你手很热诶。”


 


尴尬的大仓先生咳嗽了一声,“呃,那个,可能是吃的药起效了!你看!快两个星期了对吧!”


 


小个子立马露出的亮晶晶的眼神,耳朵也跟着一起微微地翘了起来,“那我还是很有天分的嘛!毕竟是第一次给人开方子!”


 


大仓回想起早就被自己束之高阁的那几包药材,只好安静的回了一个笑容,他揉了揉安田的头顶以表感激。


 


 


第十三天,大仓先生吹着小曲敲开医馆的门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药材的气味,他面前的小个子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可劲儿地朝着他咧嘴,兔牙在早晨照进来的阳光下熠熠闪光。


 


“Okura,我今天试了新的膏方,看过了和你的药不冲突,要不要试一试,强身健体!而且吸天地之精华采补阳气!书上说了!壮阳!”


 


到底该怎么解释自己不能喝药这件事?如果是普通人,多喝一碗药也不过就是补得过了然后上火流个鼻血,而他。


 


他可是从小bug体质,一喝任意药材就会变回原形的!


 


哦?大仓先生哪来的原形?大仓先生可是那个懒散爱吃鸡的白皮狐狸远房表弟啊!


 


棕色的蓬蓬的大尾巴在山上可是拿过全山狐狸尾巴一等赏的荣誉的!


 


但是就在此处现出原形……也太尴尬了吧……


 


 


“额,那个,Yasu我今天吧……不是很想……”大仓转身关门,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半,就看到小个子露出了委屈巴巴的眼神,虽然耳朵在营业时间不能出现,但是大仓仿佛已经看到一对耳朵没精打采地扫来扫去了。


 


艾玛,不就是个药嘛,为了男朋友,喝就喝!


 


大仓忠义大概是第一次把“No we can’t”这句对付他哥的至理名言抛之脑后。


 


“砰!”突然一阵雾迷了安田的眼睛。


 


 


这下好了,一人一狐狸,大眼瞪小眼。


 


俗话说得好,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在这安静的0.05秒之后,安田听见门外一声大喊:“Yasu啊!为师说了多少遍大白天的不要关门啊!”


 


随即门便开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却在此时格外刺耳,横山裕一脚踏进了医馆,看到地上趴着的棕色大尾巴狐狸的时候,小脸刷白刷白的。哦,更正一下,小脸刷透明刷透明的,他太白了,惊吓的时候直接给白到快透明了。说时迟那时快,横山裕抄起地上的狐狸就往楼上跑,石化的安田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外面涉谷昴牵着一个高高的狸猫脸男人也一起走了过来。不对,与其说是狸猫脸,能麻烦这位先生藏一下他又蓬又大棕黑间色的狸猫尾巴吗?


 


安田沉默着一下子把涉谷昴拉进了门,连带着后面由于一时冲力过大而摔进门的狸猫脸先生。气压仿佛创造了新低,他又一句话都没说地关好门,锁好之后,缓缓地转过身,对着楼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横山裕飞去一记眼刀,用恰好的音量,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好解释最近的事,一、个、一、个、来。”


 


安田大人好可怕,被他哥抱着的大仓忠义默默颤抖着。


 


 


这顿晚饭的鸡腿都已经唤不起横山裕的热情了,他看着边上的那个可怜兮兮抱着自己的大尾巴反省自己的表弟,一失当年带他打游戏的领导人风采,而对边卿卿我我的涉谷昴和他捡来的狸猫精又充分的告知了墨镜对于单身人士的必要性。安田把最后炒好的胡萝卜重重的往木桌子上一放,差点惊得横山跳起来三米。


 


修行这么多年的白狐狸,居然被只兔子吓到了,说出去都丢人。


想了想还是坦白从宽,横山裕颤颤巍巍地开了口:


 


“那个,yasu啊……我弟他自从你在山里就暗恋你了,他这傻大个不知道怎么勾搭你,没办法,我教他的招他都不用,我就让他直接来找你了,然后我和subaru出去避避风头,给你们创造创造机会……你看现在不也挺好的么……你们两个还真的在一起了耶……”


 


刚才还在角落里散发幽怨气息的棕毛狐狸捕捉到几个关键词,立马回起了嘴:“什么啊!你的招我都用了好吗!藏他的胡萝卜!结果他发现丢了从来不问是谁拿的我根本没机会说话!在路上拿东西绊倒他!我还没绊呢他自己就摔了!这、这我怎么好意思上去搭讪啊!还有,还有你教我给他买想要的礼物!你都不知道!隔壁那个柴犬下垂眼大哥!那么有钱!每次我想买点啥都被他抢先!对yasu简直就是宠到爆炸!我根本没机会啊!”


 


等等,藏胡萝卜?yasu歪了歪头,突然想到去年春天的时候自己总是一转头就找不到自己的胡萝卜,当时他就从那些每次胡萝卜消失时留下的棕色长毛推断出来这是狐狸先生干的,当时还以为狐狸先生很讨厌自己呢,想着自己让人讨厌了,还好好地低落了一阵。


 


所以,都是这只笨狐狸的失败撩汉技巧啊。


 


想着那些曾经的小细节,安田忍不住笑出了声,大型狐狸一把扑上去,牢牢地挂在他上身,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骗yasu,我真的很喜欢你的,真的真的……”


“好啦好啦,知道了”安田弹了一下大仓的额头,眼睛一对视,又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糟糕,耳朵又没控制住。


 


算了,管他呢。


 


 


“扣扣!”


 


大仓在二楼陪着安田一起看医书,听着医馆门外的声音,思考起除了他之外哪里来的其他客人。他的白皮表哥坐在一楼写着最新研发的美容秘方,急匆匆地放下笔,去给不知名的客人开门。


 


“请问,安田君是在这里打工吗?”


 


来人一头棕色的短发,下垂眼水汪汪地盯着面前的白皮。


 


“呃,是……是……你,你要……哦……我替你去叫他!”


 


横山裕似乎遭遇了他的狐生危机,气喘吁吁地跑上二楼,大仓看着表哥难得一见的通红的脸颊和耳朵尖,突然意识他可能需要自己的恋爱实战指导了。


 


 






 


 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对话:




 “那时候我是因为传言说下一季胡萝卜和青菜都会毁灭性地变少所以才搬出来的呢。”




“诶,完全没有啊。亮酱去学冲浪了,我也从山里出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胡萝卜和青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呢。”




“诶???那时候我家门口放的乡村小报难道是不实消息?”




“啥呀,我们山里哪来的乡村小报,一直都是山村小报啊!



“大、仓、忠、义,这也是你干的吗?!”


 




“……是我哥教我的,他说要换个战场。”




“诶!Yasu你别走啊!你听我解释!”






---------------------------------------------------------------------------


_(:з」∠)_!写完啦!我觉得我上下的字数根本不成比例啊!


看着图个开心~




之前也没想到会写这么多_(:з」∠)_ 明明只是个傻白甜谈恋爱小故事


想写横雏的番外篇 0v0 不过还是等我先把之前的坑填上,填到想换换胃口了再写吧……


看撸否上的太太们写文都写的特别好,情感啊比喻啊车啊【喂 


都特别到位!


愈发觉得 自己就是个小学生……


只要有姑娘喜欢就好啦~


如果有读后感或者是什么的评论的话我会更有动力的【喂】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