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秋葵、香菜和星期四

一篇完结 这篇不会有后续_(:з」∠)_

这篇不甜!不甜!

看完了请不要拿四十米长刀砍我ヽ(;▽;)ノ

我以后会活着给大家好好发糖的....

---------------------------------------------------------


        安田的耳朵尖有些热。

        毛绒绒的围巾把热量顺着细碎的线头拱到了耳后,染成金色的头发已经褪了大半的颜色,只剩下发梢的一些,随着偶尔掠过的寒风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围巾上蓝色的毛线。

        他的两只手都放在口袋里,胳膊僵硬得纹丝不动,楼道灯距离灭掉还有30秒。

        什么啊,居然真的换锁。

        右手里面的钥匙已经被捏地保持住了温和的热度,安田的拇指使劲地摩擦着突出来的几个字母,"KTYS"还是"KRYS"之类的,平白无奇的钥匙的牌子。再试一遍吧,也许是开的时候钥匙反了呢,他这么嘟囔着。但钥匙还没接触到空气,楼道就突然变得漆黑一片,安田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触摸了灯的开关,仿佛是被冻着了,立马缩了回来,又往前走了两步,呼出来的空气瞬间僵硬地变白,贴在木质的门板上留下几秒钟的水渍。

        依然还是打不开门。

        也是哦,他索性转了身倚在门上缓缓的蹲了下来,绒线外套下摆的流苏差点拖在地上,安田不情愿的扯了扯下摆,调整姿势让大腿和小腿一起夹住了塞成一团的流苏。


        八点半,坐错地铁下错站,到现在还没空研究晚上去哪里吃一顿。



        好想吃秋葵啊。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夏日里的电风扇,还有在自家院子里,种的多到来不及吃的秋葵。安田想起来那时候即使被大仓嘲笑着说天天吃秋葵壮阳,都毫不在意。除了早饭,剩下两顿的蔬菜全都是白灼秋葵配上一小碟鲜酱油。只要把新鲜的秋葵一股脑的焯水,捞出来往冰箱里一塞,再端出来的时候,筷子夹着再放松,感受着一口咬下去酱油的鲜咸融合着秋葵清甜又粘腻的口感,软软的刺在口腔里扫荡着,像是吃进了整个季节一样。
 

       可惜现在冷的让人发怵。


       不过说起来,在遇到大仓之前,明明就极其地抗拒秋葵啊,院子里姐姐种的秋葵也一直都是送给邻居的。那也是自己对吧,安田单手捂了捂自己的鼻尖,有些过于凉了,散发着热气的手因为拿着钥匙的缘故,还带着一股有些攻击性的金属味。


        好奇怪啊,对于如今如此喜欢想念的东西,居然当初讨厌的连看一眼都嫌多,却又在某一个阶段,因为什么奇怪的契机,被它折服了。
        

        楼下莫名的多了些光亮,安田缩着脖子走下楼梯,从窗口向外看去。那是一个挂着中华料理门帘的小摊,中华炒饭的香气不停地窜上楼来,他几乎是闻着味道就冲了下去,和小摊上的师傅要了一份炒饭。

        “麻烦您,多放一些香菜!”安田瞥了瞥加料的地方,盛香菜的罐子几乎只剩下个底了。


        “在炒饭里吗?嗯,也行!”师傅只一瞬间疑惑了一下,起锅的时候拿起罐子把最后一点全部用勺子抠出来盖在了炒饭上。

        说起来对香菜的狂热,狂热到愿意试试香菜方便面的地步,也是和当年那个对事物毫无热情只是觉得偶尔能记得吃东西防止饿晕就可以了的自己完全不像了。

        大概是被某个爱吃米饭的人传染了,安田往嘴里送了一大口油得有些过分的炒饭,一边心里默默吐槽着自己。


        总之这些看似当年完全不喜欢的事情,也慢慢的变成了遇见的话随时就能表露出欣喜之情的存在了。


        手机震了一下,安田几乎是立马掏了出来,可惜只是一条无用的话费账单提醒,混杂着各种套餐优惠的广告。他再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差五分,星期四。明天是星期五,然后就可以过两天颓废的周末了。很早之前,也是讨厌星期四的吧,为了遇见某个人什么的,才渐渐开始盼望起星期四了。想到无论如何能看一眼都好,那个人笑起来露出白晃晃的牙齿,眼睛边上的细纹都可爱到可以让自己立马脸红,因此即使是星期四的例会坐的远到像牛郎织女的距离,只要是能拿着杯子擦肩而过,安田的整一天都会有着好心情。

       不过目前,换了工作,喜欢星期四的理由大概是离可以划水的周五以及放纵的周末更近了吧。


        相比于这些实打实的食物,日期,每一次恋爱倒是从来都没有先讨厌再喜欢的过程,觉得彼此合适就在一起,相处到没意义了再分手,和大仓也一样,只是自从吵架辞职换了工作之后,明明分手也没说,却基本没了联系,这两个月大概,算是冷战吧。只是想起来还是觉得怅然若失,两个月以来,偶尔冒出的念头,关于他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了,想起来的时候恍惚间觉得有哪里被修饰了,却使劲回忆也记不住细节了。


        这样想着,安田查完时刻表,十点半最后一班地铁,十点钟要赶回地铁站才行。


        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啊,他不禁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星期四,大仓和朋友约好的喝酒之夜,九点半一定会回来,说是喝酒,每次其实也只是聊天加吃饭,最后还是他把朋友们一个一个开车送回家里。再待在这里,就真的要尴尬的相遇了。


        还是说清楚吧,总该说清楚的,毕竟自己在自己热爱的日子里莫名其妙地跑来前男友(大概?)的家门口,总是内心里有着些许的事情想要完成吧。


        站在那扇门的门口,安田翻着手机的通讯录,一边呵着气,一边寻找那个熟悉的首字母的时候,突然听见从上几层台阶传来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Yasu?”

        大仓套着针织的粗毛线毛衣,发色从当初的黑色换成了棕色,刘海末梢卷卷地翘在一边,手上拎着垃圾,脚上的那双毛绒的龙猫拖还是和那时候一起买的情侣款。

        安田回过头,再看看门框最上面那个巨大的301,才发现自己居然会犯走错一层这种低级错误。他把手机慢慢塞进口袋里,正想找个契机开口,楼上一个慵懒的女声从冰冷的空气里划了过来

        “倒个垃圾怎么这么慢啊,不是说今晚陪我一起玩怪物猎人的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嘴边该说的音节都凝固在那把温暖的钥匙里了,安田一手捧着打了结的炒饭,一手把钥匙递出去。

        “来还钥匙。”

        声音小的像是给自己说的一样,还没来得及等对面局促的回复,他就扶着沾灰的楼梯向下飞跑,直到出了小区门才慢慢冷静下来,喘气的频率在夜里显得格格不入,脖子上的围巾跑散了,到锁骨处却沁出一层薄汗来。

        不过,好歹是结束了吧。



        回程的地铁上人还是很多,安田靠着座椅,无所事事地看着手机的新闻,想了想又点开购物网站,买了两斤新鲜直送的大棚秋葵,他有些怀念夏天了,然后选了几包香菜泡面付款,仿佛今天依然是一个他热爱的星期四。


 

-------------------------------------------------------------------------

和你们说个鬼故事……我突然找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存货……

没有发上来过_(:з」∠)_……

我自己之前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发过,但是因为面向的不是吃仓安的各位,就把这篇做了一些改动,然后我就忘了……忘了我还有这篇存货……

今天在写材料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文档于是就拿出来了_(:з」∠)_。

但是_(:з」∠)_

这篇我就不是合格的发糖作者了……


评论(2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