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漩涡(四)

久违的更新漩涡!!!!

_(:з」∠)_我没有坑这篇!来写谈恋爱小故事了_(:з」∠)_

大仓先生终于直面自己的想法了!接下来他会放飞自我吗!

猜猜结尾的大仓接下来做了什么呢=-=

前几篇走这里                  

----------------------------------------------------------------------------


        “Okura?Okura?”安田又提高嗓音叫了大仓几声,才把发呆的人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回来。


        或者说,大仓忠义并没有发呆,而是对目前的状况有些手足无措。


        小个子又染了头发,原本只剩发梢还有一些银色的头发又被漂了一遍,如今是带着点紫色的暗色金属风格,配上黑口罩和黑灰渐变的外套,显得锋利而不张扬。如果但是看着这样的安田,也倒没什么太大的冲击力,只是现在大仓正用左手握紧了安田,右手绕到背后去箍着他,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块,心跳透过层层的布料将热度传至了大仓的胸腔。

 

       微妙的身高差让安田海洋味的洗发水香气直窜进大仓的鼻子里,拨弄得他总是分心想着如何凑近些再闻一闻,想知道到底是夏天的海还是冬天的海。


        虽说看起来极其亲密,但事实上,他们只是在跳舞而已。

 


        演唱会邀请了大仓的妹妹,有名的国际舞者仓子作为嘉宾,安田为此花了三四个晚上研究视频和音乐,才编出了一段探戈,既能将大仓的潇洒倜傥展现出来,又可以表达仓子的妩媚性感。只是深夜再打扰仓子练舞总多有不便,于是女伴的位置便让安田先担下了,到了周末再与仓子合舞。


        作为专业的舞者,安田当然是尽职尽责地完成着动作,只是从一开始,大仓便不知怎么得不在状态。这类舞蹈本身就跳得比较少,安田原本也可以理解,再加上白天繁忙的拍摄任务,他特地放慢了教学动作的速度,一个动作至少重复五遍才进入下一个动作。但是在第十次大仓记错了步子的时候,安田终于忍不住了。


        “Okura,今天是不是不在状态啊。”安田感觉背后那只手把他扣得也太紧了些。


        “啊啊,对不起Yasu,今天稍微……”大仓才意识到该把手收回来,有些惊慌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舞蹈房里的气氛莫名地凝滞了一会儿,安田最终只低低叹息了一声。


        “大概是我的原因吧,男生跳女位,男位多多少少是有些不适应的,离得太近了。”


        “不不不我完全没关系的!!”大仓的解释几乎是脱口而出,“Yasu跳得很好!可能是yasu跳得太好了都把我迷住了!!”


        声音刚落,大仓便有些后悔,感觉说得自己像是个变态一样。


        可是晚上偷亲我的明明就是Yasu嘛,为什么现在却这么淡定的样子。


        大仓忍不住又在心里抱怨了起来。


 

        安田怔了怔,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他又重新把大仓的手拉回来牵在一块,手搭在大仓宽厚的肩膀上,因为身高不太够,又没带上女式的舞鞋,只好踮着脚进行下一个动作。大仓扶着安田的腰,尽量控制了力度,把身体放松下来打算再次进入状态。


        但是下一秒,大仓整个人都僵硬了。


        安田章大的腿直接勾住了他的大腿,整个人顺着动作压下来,大仓手上的力道也提了几分,防止安田滑落。这个动作即使是和女性做大仓也有些小害羞,更别提是一定、确定、肯定喜欢他的安田了。正式跳舞时仅仅几分之一秒的片段,在做分解动作时往往漫长的令人窒息。这次探戈选取的音乐,Il Sorriso D'Amo,让吉他的轻佻与萨克斯的沉稳一起,慢悠悠地流淌着,手风琴的声音摇晃地叙述起爱情故事,不停地撩动大仓的心弦,安田略略向下瞥的一对杏仁眼与颤动的睫毛,以及微微紊乱的呼吸,都让他有种向前倾一些便能吻到的错觉。


        吻,吻到?

 

        大仓忠义,你不是吧… 

 

        “接下来。”安田突然轻声说道。还没等大仓从安田近距离呼出的热气中回过神来,他就感觉搂着安田的手一沉,安田的上半身猛地向后仰去,随着手风琴间歇的停顿划出一道曲线,动作干脆、性感,大仓恍惚间都看见了发丝上一同挥洒出去的汗水,还有几滴顺着喉结淌了下来,简直想让人去舔舐干净才罢休。


        色气原来是这么回事,大仓伸手抹掉了额头上的汗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诶?等等,哪来的手还可以抹汗?


 

        “啊!”地板上传来一声惨叫。


        小个子被无情地摔在了地上。


 

        “Yasu!!对不起对不起!!”大仓难得爆发出像女高一般的尖叫,跪在地上扶安田起来,安田的眼睛红红的,大概是刚才那一下的确把他给摔疼了,幸好多年的舞蹈经验让他还知道保护头部,加上摔下去的高度也还好,不然天然的脑子大概是要更天然了。


        “Okura……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老好人的语气里也难得地夹杂了一丝怒气,安田背过手去揉了揉自己的背,垂着眼没有再看向大仓。


         总不能说是在想你啊。


         大仓在心里默默嘟囔着,又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傻了。想想看,因为偷看一个暗恋自己的男人太过入神而被对方责骂,怎么想怎么别扭嘛。


         “Yasu,今天不练了吧,对不起,我真的没法进入状态。”大仓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看着安田,他今晚的确是受不了了,再练下去可能要因为安田走神走到银河系了。         


         “好吧,那明天再练,今天不监督你了啊,你自己早些睡吧。”安田章大一手撑着地板,打算站起来,大仓连忙帮着忙托起了他的腰,两人的距离又一次拉近了,大仓却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安静的扶着他走到了卧室,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洗澡,自己可以的吧?”


         呼吸猝不及防地在安田的耳廓上打了个转,原本已经冷却下来的脸颊又有些发热了,安田有些嫌弃自己莫名升起来的期待,支支吾吾地回答:


        “恩,没,没问题的。”


        “诶,不如今天我还是等Yasu上床了再走吧,万一洗澡的时候出了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那,那也不是不可以。”安田原本想拒绝,话到了嘴边又变了味道。明明刚才大仓就感觉别扭了吧,跳舞什么的,两个大男人有这样的距离的身体接触,又不是那边的,肯定觉得不舒服了,自己还逼他继续练,都快要被讨厌了吧。现在的等待,看起来也是绅士的表达罢了,但就是无法排斥这样的温柔啊,即使是大仓对每个人都有的,也不可抑制地想要抓紧一星半点。

 


        大仓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明明刚才只是想从他回卧室而已,如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心里却在疯狂地打鼓,安田偷亲他的事情似乎还在昨天,从被他发现的那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夜晚,每一晚都是一样的装睡,一样的被亲,而大仓却从未想过捅破这件事。原本以为仅仅是想着如果说穿了会尴尬才一直隐瞒着,在一片黑暗中听安田叫自己“Tacchon”,在静谧中被那海盐气味的发丝与柔软的唇拂过,而如今,似乎远远不只是这个理由。


        因为今晚,安田不来监督自己的话,心里有块小角落失落了起来。


        其实,是想要被亲吧。


        想要一直感受这个人的存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是换了不止一个的女朋友,还是和其他的朋友分分合合,安田永远站在他目所能及的地方,以安田式的温柔把他从失恋的困境,事业的瓶颈里拉出来,又在合适的时候退出他的视野,让他不会过分地感受到负担。


        不同于曾经的感情,没有一瞬间的电光火石,也不存在直白热烈的情感,像空气一样,一直陪伴着,渗透在每个点滴中,从未在意过的存在,却是无法离开的。


        是爱情吗。


        他有些慌张,不敢确定。

 

       浴室的水声早就停了,安田慢慢地开了门。他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毛巾,热气蒸腾着使他的原本就毫无赘肉的身体泛着粉色,银色盘绕的脐环此时格外扎眼。看得出他的疲惫和酸疼洗去了大半,头发则被毛巾胡乱的搓了几下,软趴趴地贴在额角。安田抬头看着伏在桌上一脸萎靡的大仓,忍不住叫出了昵称。


       “Tacchon?”


        安田的眼眸湿漉漉的,无止尽的黑色仿佛要将刚刚抬起头的大仓吸进去了。


        大仓忠义先生,前几十年的性向在这个瞬间轰然倒塌。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