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田】死循环(三)

今天先来一段……

明晚要是有心情就开山田车啊啊啊啊啊终于!!终于!!我也要污山田了!!

好兴奋!!!!【x

请不吃大山田的菇凉忽略这篇_(:з」∠)_  依旧是打了仨tag……(土下座

-------------------------------------------------------------------------


        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已经是半夜了,丸山总算是圆满完成了村上最近交给他的所有任务,当初未曾想到安田会从大阪过来,因此租住的房子也是一人刚好,没有什么负担,空间也合适。但如今冷冰冰的房间和床铺让他无比想念自己的小个子恋人,几乎是每回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幸福感就从心里迅速膨胀开,疲惫和倦怠都瞬间一扫而光,成为他继续努力生存的巨大动力。


        他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起两个人年少的时候花火交映下的第一个吻,青涩笨拙的少年,在带有硫磺味道的暑气中,试探着舔舐恋人有些干燥的唇瓣,他紧张得连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何处,随着渐渐密集的烟火响声,才又拉近了些许的距离。彼此的胸腔还差一寸便可紧紧地相贴,但大约是因为十八岁独有的害羞,又或是不愿被对方发现自己忐忑不安而渗出的薄汗,两人如同脚下生根一般定定地站着。两颗毛茸茸的头却又凑得无比接近,小个子恋人呢喃着一句喜欢,低沉的嗓音带起来周围空气的颤动,一丝一毫全都攀上了面前少年脸上的苹果肌,把饱满的苹果肌烘烤得比祭典上悬挂的灯笼还要红。


        那一天回家的时候,安田把刚刚转身的丸山叫住,夜色里的他被路灯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安田笑了起来,眯起眼睛的那一刹那丸山仿佛看到有无数星光随着他的睫毛倾泻下来,然后他飞奔着跑过来,木屐的声音敲在丸山的心脏上,让他既紧张又期待。


        安田抱住了他,乌黑亮滑的发丝蹭过他的胸口。


        “要一直在一起呀,Maru。”


        恩,会一直在一起的吧,即使有可能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也不会分开的吧。

 



        “Yasu,你说我先吃什么比较好?”男人的音调稍稍上扬,让人觉得像是只狡黠的狐狸。


        “吃,吃饭啊!”安田好不容易试着下厨,如今围裙后面的蝴蝶结却被不安分的手松开,男人一手抱着他的腰,一手撑在料理台上,还动不动就亲亲他的发尾,潮湿的烟草味绕着弯得刺激安田的嗅觉。


        路上的破三轮


        可他觉得这又有些可笑,自己如今的所作所为,还需要什么其他的解释,那晚仿佛像是捅破了最后一层隐晦的禁忌,让原本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和自己的室友做爱,居然第一次还是在和男朋友打电话的途中,怎么想怎么觉得荒唐。剩余的几天里,大仓像是终于被允许吃糖的小孩子,毫无节制地索求着,掠夺着。他记得那些夜晚大仓抱着他帮他清理身体,耳边连绵不断地念着对自己的喜欢,语气里饱含的委屈让安田恍惚间都觉得一切是自己的不对。安田刚开始还会拒绝,提到Maru的名字试图让大仓退让,但往往最后他都被大仓撩拨的难以还手,大仓还在两人做到节骨眼上的时候咬住安田的耳朵,悄悄地问他丸山是如何让他高潮的,丸山有没有对他做过一样的动作。羞耻的情绪与负罪感相继奔涌着,绝顶的那一刹大仓的侧颜总会与与丸山的笑脸重合,让安田眼角的泪水混进了情欲外的复杂情感。


        “不会有印子的。”大仓拉过还在发呆的安田,自己系上了围裙开始切起胡萝卜,刀工依旧精湛,刚住一块的日子安田还问过他为什么不去做厨师。


        “你这个速度做到maru来了也做不出第二道菜,还是我来吧。”说着大仓便转过身去扭开了炉子的火。


        仿佛没事人一样,安田有些怨念地念叨着,大仓也真是太厉害了,现在整个人居然波澜不惊,明明不久之前还饥渴地和什么似的。他干脆蹦跶着回到了书房继续写稿子,小房间里的回忆让安田每每想起都有些脸热,负罪感也跟着一块浮上来,搅得他最近下笔速度都慢了不少。


        外面隐约传来开门的声音,安田心里痒痒的就想出门去迎接许久不见的恋人,腿却沉重地无法迈开,他总觉得一见到丸山就会忍不住内疚起来,还不如晚些再见面。急促的脚步声渐渐响起,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了。


        带着小卷毛的男人冲进房间,直奔着安田,从背后圈住还伏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的小个子,安田一回头便看见丸山放大的笑脸,嘴都开心地变成了爱心型,眼角的泪痣也随着笑纹向上扬。


        “Yasu补充完成!”丸山一手抚摸着安田的头发,脸凑过去对着安田下颌线上的一颗小痣吧唧亲了一口。充满温柔气息的亲吻将刚才的局促感挥得无影无踪,但也许是安田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个吻停留的时间比之前的都要长一些。


        很久不见,想念的情感总会更加厚重嘛,安慰了自己一句,安田自然地牵起丸山,“去看看Tacchon的料理准备得怎么样了吧!他刚才还嫌我做的慢!”


        “诶?Tacchon?Yasu最近和okura关系好了很多嘛!”恋人似乎对称呼的转变有些疑问。


        “嗯,还好吧……嘛,我也是随口一叫啦哈哈哈哈。”安田只干声笑了笑,挠挠自己的头发想显得更不经意一些。


        原本被乖乖牵着的丸山突然沉默了,手上一使劲把想往厨房探头探脑的安田拉回来圈进了自己的怀里,他端详着安田迷惑的双眼,又低头看看那瓣微丰的下唇,低头吻了下去,舌头轻轻地舔舐着被干燥的热气吹得微裂的唇纹,舌尖弥散开星星点点的铁锈味,像某种令人欲罢不能的禁药。安田只惊讶了一瞬,便软下身子随恋人亲吻,口腔里带着点橙子的香气,他估计丸山今天的口袋里也有两颗自己买给他的橙味软糖。水果的酸甜已经不明显了,余留的只是些工业香精的气味,却也让安田被一股熟悉的安全感围绕着,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下来。


        “你俩要亲到什么时候才吃饭?”大仓端着最后一盘热气腾腾的鱼汤,歪着头看面前两个毫无忌惮秀恩爱的人。


        怀里的安田这才推推丸山的胸口,示意他该停下来,丸山委屈巴巴地离开了恋人的双唇,眼睛刻意下垂的时候特别像是森林里被狐狸抢了食物的狸猫。


        “Okura这时候打断我也太不仗义了!饭可以晚点吃,Yasu可不能晚点亲啊!”丸山换了个姿势继续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两只手边说话边在安田的手臂上来回摩擦着,翘出去的一小撮卷毛蹭得安田差点打了个喷嚏。


        当然,他也觉得自己这个没打出来的喷嚏多半源于眼前高个子眼神里透露出生无可恋的怨念。


        “呜哇!!这个好好吃!那个也超级!超级好吃的!”丸山毫不掩饰对大仓厨艺的赞美,嘴里塞着食物也忍不住发表感叹。


        “Okura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些啊!以前高中的时候从没看你做过这些啊!!”此刻的心形嘴盛满了对他发小的崇拜之情,看得安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擦丸山嘴下粘着的饭粒。


        “Maru慢点吃啊,小孩子嘛居然还把食物从嘴里漏出来。”


        “嘛——实在是太幸福了!”尽兴地完成了最后一筷子,丸山毫不在意形象地往椅子上一靠,小肚子都微微凸了出来。安田坐在正方形桌子对着厨房门的一侧,两边是大仓和丸山。下厨的男人虽然一直都表面保持着平时的样子,安田却从他眉眼间看出了些愠怒的情绪,心里大叫糟糕,大概等maru走了之后自己的腰还得遭殃个几天。他忽然感觉大腿上痒痒的,转头看了眼大仓,他上身微微倾斜,询问着丸山这几天的工作,对面的人也松懈下来,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和大仓顺便聊了聊村上和横山的近况。大仓的双手应该都放在膝盖上才是,但如今在大腿上恶意摩挲的手明显出自这个貌似一本正经的男人。


        不安又重新侵占了安田的神经,他下意识想挪挪位置,却仿佛被手的主人发现了,那只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指腹压在安田的腿上令他不敢再乱动。


        明目张胆的,如同挑衅。


        颤栗与慌张从指腹压过的地方流过,兜兜转转窜进安田每一根神经里。


        餐桌上的空气随着食物的冷却一并变得冰凉而黏稠,丸山听着听着有些睡意,又仿佛是在想些什么,疏于打理的卷发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头顶白色的灯光直直地落下,多添了一份阴影。安田想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好打破沉闷的气氛,也好让他从大仓微怒的惩罚中逃脱出来,他的祈愿还未完毕,便看到丸山坐直了身子,用手拨开层叠的刘海,又换上了那个标志性的暖洋洋的笑容。


        “下个月开始,Yasu搬出来吧。”


        大腿上瞬间感到一阵疼痛,安田胸口起伏了一下,咬牙没让自己做出其他的反应,那只手用力地捏了捏他,随即又缓缓松开了,像是认输一般从安田的大腿上移开。


        “我托信酱找了新房子呢,之后可以和yasu住在一块啦。”


        安田明白他应该表现出最大程度的雀跃,事实上他也是真心感到开心的,与恋人住在一块能有什么不开心呢。但心像是被人紧紧地攥着向上抛去,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的视线完全避开了大仓,笑着应答着丸山。


        “好啊,Maru,最近也是给Ta……Okura添了不少麻烦了。”


        “Okura也不用担心,之后你要室友的话我帮你再介绍一个就好啦!Yasu如果最近能开始搬起来就最好啦,剩下续约的房租我帮你付了就行。”丸山侧了侧身子,托着腮看向自己的恋人,像是要补完这几天没看到的份。


        “房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在意啦。”大仓的声音有些哑了,他瞥了眼远处的手机,起身拿起来按了几个键,“公司好像又有事找我,就拜托你们两个小情侣洗碗咯。”


        穿好大衣之后的大仓几乎是夺门而出,刚关上门两分钟又急匆匆地敲开门抱走了忘记拿去的公文包,丸山“加班连包都不带”的吐槽也被响亮的关门声湮没了。


        只有安田明白,什么加班的幌子,多半是找地方借酒消愁去了。但他也做不出任何挽留的动作,眼下多日不见的恋人正从背后贴过来,低头埋在安田的颈窝里,平稳地呼吸着,衣物的香气使人渐渐安定下来,但耳后传来的丸山的低语,令安田突然睁大了双眼。


        “Yasu,和大仓做过了吧。”

 

评论(2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