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漩涡(六)

噜噜噜我来更新啦~~~

这篇真的是一点都不污哈哈哈哈!

和大山田比起来简直就是清流哈哈哈哈

恩什么你问我大山田什么时候更?啊我失忆了(x

前几篇走这里                               

----------------------------------------------------------------------------

        两个大男人被“赶”出来之后,一言不发地踱步上楼,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的,大仓摸了半天口袋,才意识到出门的时候把钥匙落在了楼下,正想转身去拿,就听见安田轻轻转动了门把手,门开了。


        大仓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刚才为了见安田出来得太急,门都没关。


        又是一阵迷之沉默。


        “Okura作为个偶像至少要记得关门呀。”还是安田最后打破了冻结的空气,大仓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旋即又想起了什么。


        “啊!我家只剩一床被子了!本来还有一床的……但是在楼下……”声音越来越低,安田莫名觉得大仓这时候,仿佛一只乖乖承认错误的金毛,没了之前偶像的帅气感,不过这样的真实感,倒是让他愈发喜欢这个男人了。


        “那我就睡沙发好了。”两个人脱了鞋子进屋,安田一边锁门一边说道。


        “诶!不行不行,这样Yasu睡我的床好了我睡沙发!”


        “可你明天还要工作的!今天舞也没学完,虽然感觉你好像跳得很熟练了啊。”安田仰头看着激动的大仓,让还在不停摆手的男人一时语塞。并不是明天的工作有什么冲突,而是随着安田的语言,几十分钟之前小个子嘴唇温热的触感又重新出现在大仓的知觉之中,连带着心跳也加速起来。


        他大概不知道,这时候心跳的最快的人就在他面前。


        安田的天然大概是在话说出口那一刹就被吹走了,他才回忆起刚才被大仓亲吻的事,无奈大仓就这么愣愣地望向他,也不表态,安田也只好就这么仰头等着他回复。距离比起刚才那冲动的一下亲吻远了许多,但没有音乐的环境里,对方的呼吸略略急促,换气的声音与胸口微小的起伏一起被放大,安田只觉得那像是什么催人靠近的低沉咒语,脚上不禁又向前迈了一步,脸颊上似乎是被太过强劲的空调吹出了微醺的红晕,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只是镇定地等待大仓的回答,默默祈祷客厅里昏暗的光线可以遮去脸上的热度。


        这人怎么脸这么红还要靠过来啊救命啊今晚是要和Yasu一起睡吗可是不一起睡怎么忍心让他睡沙发啊这个人肯定不会允许我睡沙发的啊我该怎么办啊仓子快来救救我不对安子快来救救我我不会和你哥说话了啊啊啊啊啊!


        可以和安田心跳媲美的大概就是大仓先生脑内弹幕飞过的速度了。


        “果然还是一起睡吧。”安田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快点去洗澡吧。我明早再去和安子聊聊她的住处到底怎么安排。”


        “噢……好。”大仓这时候大概也只能无条件接受对面的人说的话了,不过显然大脑的运转过热导致他的语言表达出了一些问题,或者说他直接表达了脑内飞过的一切思绪:


        “Yasu也要一起吗?”


        “诶????”安田头上仿佛有一朵炸裂成了粉红蘑菇云的小花。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快去洗快去洗!!”小个子用尽全力把还在发懵的大仓推进了浴室。

 

        啊,脸好烫,大仓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这跳个舞怎么把他脑子跳坏了……


        安田的两只手正努力地搓着自己的脸颊,仿佛这样自己的脸红就可以装作是外力揉出来的一样,胸腔里噗通噗通的心跳像是带了扩音器,每一声都响得像是在他耳边吼出来的,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就是暗恋个人,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


        一想到待会儿还要和他睡一张床,期待的心情就难免从安田的川字小眉毛里流露出来,这是对一个人多大的奖赏啊,能和暗恋的人有这样的相处机会,但这也是惩罚吧,明知道两个人是没可能的,大仓也一直把他当朋友看待,至于今晚的吻,安田宁愿相信是因为音乐太过撩人,大仓不过是把他想成了某个前女友,或者是某个最近想要追求的对象吧。


        无论怎样,他都不敢多想一些。在这条错综复杂的情感迷宫里,安田一直都沿着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摸索着向前,他知道迷宫的墙壁坚固得可以遮挡住一切外界的声音,在没有走到终点,拆穿全世界之前,他的每一步都可以按自己的步伐前进。但如果他再多有一丝期待,悄悄凿开一小块墙壁,从泄露的微光里幻想起对面可能是无尽的光明,就会使那些细碎的情绪拼凑起来,安静的漩涡将转变为能吞噬一切的巨浪,心里压抑着的爱恋也会随即膨胀。可一旦那墙壁被巨浪所推翻,而结局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的话,那就不是光明,而是绝望的火焰。多猛烈的骇浪都会在一瞬间被蒸发,变成无用的水汽弥散在空气中,漩涡连一个影子都不会留下。


        最痛苦的不是看不到结局,而是再也没有期待的可能。


        所以就这样吧,安静地度过这一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仅仅呆在他的身边,对于安田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啊……连枕头都只有一个。”等两个人都洗完,大仓忠义又发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Okura你最近真是模范单身啊,这就算有狗仔潜入,都没法写你有女朋友了。”安田扶额,他抱了一个沙发上蓬蓬的抱枕回来,打算就这么将就一下。


        那只烤鸟抱枕大概是被塞了两倍的棉花,不然安田的小脑袋枕上去的时候怎么会连个小坑都没压出来,脖颈由于枕头太高以神奇的角度悬空了一段,大仓看着都难受,他想了想,拍拍小个子的肩膀。


        “Yasu,起来。”


        “恩?”安田乖乖地坐起来了一些,不清楚边上的人到底要做些什么。


        大仓单手抽出了那个鼓鼓的抱枕,直接丢下了床,然后大义凛然地伸出一只手臂,满脸坚定地看着还撑着自己半个身子的安田。


        “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手臂吧!”


        “手臂……不会麻吗?”


        “完全没关系的!”大仓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明明之前的女友吵着闹着要枕手臂都被他嫌弃了。


        “好、好的。”安田小心翼翼地躺了下去,虽然手臂也完全没有舒服到哪里去,但是能感受到大仓的体温和肌肉,让他除了答应也没有任何选择了。



        实在是,太近了。


        就这样躺在大仓的臂弯里,他都分不清黑夜里是谁的心跳如此之快,安田整个人都被大仓的气味所包裹着,明明用的是一样的沐浴露,他却总觉得大仓身上带了些微苦的森林气味,和他独自去旅行时穿梭过的树木一样,好像是冷杉之类的,总之是让人安心的沉静感。


        刚开始两个人还面朝天花板躺着,但似乎没人在这样僵硬的姿势下能睡着,安田便稍微动了动,侧过身子曲起腿,姿势看上去像是某种听话的小动物。今天的事已经超出了安田的处理能力,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大仓却还很精神,感受着自己手臂上安田发丝软软的触感,他也不敢乱动,直到边上传来渐渐平缓的呼吸,才把身子侧过来。两个人面对面,安田呼出的热气沿着大仓的胳肢窝向下跑,挠的他心痒痒的。大仓还在黑夜里睁着眼睛,这个角度没法看到安田的睡脸了,只有头发顶上一个俏皮的发旋映入他的眼帘。


        这回换我了,他想。


        毕竟,这个可爱的发旋非常适合亲吻。



评论(2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