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漩涡(七)

前几篇走这里                                    

拜个早年!!!明天应该会再发一篇其他的仓安!=3=

前提是我去吃饭之前亲戚家不会有熊孩子闹我……

然后我能安静码字……

哈哈哈哈哈大仓先生终于在危机下打算不能混吃等死坐等yasu表白了!

正文在这里!

----------------------------------------------------------------------

 

        “仓子?仓子!”

 

        大仓忠义探过头去看沉迷于给自己小女朋友发消息的妹妹,提高了音量才引起了妹妹的零星注意。

 

        “干嘛啊哥,都说了安子不清楚他哥情史了,我怎么帮你打探啊!”

 

        小姑娘不耐烦地放下手机,撑起头对着大仓,两片夸张的睫毛跟着她嫌弃的眼神一起翻飞起来。

 

        “你哥很急啊!我也没经验啊!身为妹妹,你帮我一下怎么了!”

 

        大仓胡乱揉着自己新染的棕发,把好好打理过的卷发硬生生扭成了鸟窝。

 

        仓子不置可否,翻起手端详着自己新做的水蓝色指甲,无名指上的两颗水钻还是安子帮她贴的,从外面射进来的阳光打在亮晶晶的饰品上,反射的光芒晃得大仓忠义睁不开眼。

 

        这就是现充的闪耀吧,大仓不禁悲从心生。

 

 

        “喏,安子回消息了,说是问了下哥哥,他这几年都没谈过恋爱。”

 

        仓子终于在大仓发呆时把手机举过去,提供了些许有用的信息。

 

        太好了这就说明Yasu大概对我挺认真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亲我的!Yasu单身一定就是在等我吧等我吧!大仓仿佛感觉内心的小人在疯狂摇旗呐喊,带着写着大仓必胜的头巾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追求计划进发。

 

        “不过——”仓子话锋一转,引得大仓心里突然一沉。

 

        “安子说,他哥这几年一直都和锦户亮一起出去玩,旅行啊,过节日什么的。”

 

        锦户亮???

 

        那不就是!!业内那个有名的吉他手吗!之前村上君还想请他来一起为自己的新专辑编曲结果被他以自己要去冲浪这样的理由拒绝了。

 

        等等,旅行?

 

        是指每年夏天让安田黑上三个度的冲绳大海之旅吗?

 

        节日?

 

        是指每年安田都会请假的圣诞节等等一系列节日吗?

 

        甚至去年情人节他也请假了,虽然说理由好像是那天有限定的冲浪板发售,不对,冲浪板?!不会又是和锦户亮一起的吧?!!

 

        “哥,哥你还好吗?”

 

        “仓子啊,你哥可能是,有大麻烦了。”大仓的嘴角向下撇去,几乎要直达地心。

 

 

 

        安田章大感觉最近周围的人都有些不可言说的微妙感。

 

        先是安子贼兮兮地问自己的情史,在得到了“你哥一直打光棍”的回答之后就开始疯狂敲击手机,也不知道是在和谁传播八卦;然后是最近村上先生老是去和横山裕喝酒交流感情什么的,但好像每次谈公事都谈得村上先生腰疼,搞得他莫名其妙帮村上先生分担了一部分工作,得到了大仓的行程表;嗯不过最有问题的还是大仓,最近明明已经买了枕头,每天回大仓那里的时候总有各种理由用不上,有时候是枕头被红酒弄脏了(到底是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床边喝红酒?),有时候是网购的枕头质量有问题根本没有枕头芯(那大仓沙发下那团看起来茸茸的棉花是什么?),甚至有一回买了个枕头带回家,上个厕所的功夫出来大仓说枕头拿出去晒的时候被风吹走了。可是他明明看见最高层他够不着的衣橱上露出了与枕头套花色相同的布料一角。

 

        各种别别扭扭的理由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一个多星期都是两个人一起睡的,刚开始还是枕手臂,后来干脆两人分享大仓的枕头,大仓也从刚开始拘谨小心的样子到每天早晨起来必定双手双脚都缠在安田身上,宛如一只巨大的八爪鱼。

 

        清晨,醒来时安田便能都能感受到大仓的体温,对于他来说就如同做梦一般,平稳有力的心跳总是从背后传递过来,让一向浅眠的安田在清晨也忍不住多睡一会儿,从暗恋的人身上散发出安定的气息,比任何一款安眠药都来的有效。

 

        还有三天就要开始演唱会了,到时候一切都将结束,过于美好的梦境也有醒来的那一天,安田心里很清楚,即使他隐约感受到身后的人比起曾经,对自己似乎愈发上心,但泄露出的情感还远远不够让他确定大仓的真实想法。毕竟猜错一步便没有回头的机会,缄默着享受完最后几天的温存将是他最好的选择。他挪了挪自己的身子,抬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大仓,灰色的棉质睡衣领口由于糟糕的睡姿而显得歪七歪八,布料的褶皱恰好成为了胸口项链挂坠的归宿,那是一只海豚,银质的弧线上镶着两三粒碎碎的钻石,海豚的尾巴尖角上还带着一些海蓝色的宝石点缀。

 

        唔,明明之前都是那条绿色的四叶草的。

 

        安田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那个挂坠,突然被回忆击中了,那不就是五年前为了祝贺大仓第一个拿下的歌手奖项,自己送给他的那个挂坠吗?居然被保存地那么好,如今,如今还被他带起来了。

 

        胸口有什么东西不可抑制地急速跳动起来,有些情感似乎要从他的嗓子眼里跃出,大仓闭着双眼,对怀里人的心情变化毫无意识,只是感觉安田动得幅度有些让他不舒服,连眼睛也没睁开,就向前收了收手臂,将安田箍地更紧了一些。大仓的脑袋向下蹭着,埋进了安田的颈窝里,濡湿的热气有节奏地喷到安田的耳后,让忐忑的安田瞬间红了脸。

 

 

        他听见大仓低低的呢喃着,“Yasu,好き。”

 

 

        声音太低了,低到第二遍回忆的时候,安田都不确定那两个音节是否表达了自己想的意思,心里的漩涡太过猛烈,带起了起伏的海浪,呼啦呼啦冲走了所有他冷静时的想法与顾虑,溢出的浪花转瞬即逝,只留下不停震动的心跳与上上下下的情感,从胸口流淌到身体的每一处,甚至叩开了他的泪腺,直到微咸的眼泪掉进他的嘴角,渗入脖颈的毛孔,才让他意识到自己居然为这两个音节流下了眼泪。

 

        是告白吗?

 

        迷迷糊糊地,在梦里,或者是潜意识里说出的话,不是让自己别动,也不是嫌他太热,而是喜欢。

 

 

        我也是,喜欢你,喜欢大仓忠义。

 

        安田闭上了眼睛。

 

        管他是不是幻觉是不是梦,如果是,就让我一直做下去吧。

 

 

        电影杀青了之后,剩下的便是全天候的演唱会彩排,而今天的村上先生居然是搭横山的车来的,安田的小脑袋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直到他看见舞台下扶着村上腰的横山,才意识到,哦!

 

        村上先生大概是最近一起和横山裕去健身房做运动了吧!

 

        大仓忠义表示早已看穿了一切,勤劳能干的信酱似乎被某个白皮吃干抹净了啊。不过他又没来由的感觉有些悲凉,反观自己,什么都没做成,最多只能在吃饭的时候多给安田带一个草莓大福。站在高处的舞台上感受料峭寒风的大仓忠义,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追求安田才好。

 

        “亮酱!”台下雀跃的小尖嗓一下子把大仓从悲伤春秋中拉了回来,他仅仅疑惑了几十分之一秒,便看到彩排的入口处走进来一个梳着背头,戴着墨镜的男人,休闲风格的皮衣修饰出那人凌厉的线条,他身上还背着一把价值不菲的吉他,不用猜都知道这人是谁了。安田蹦蹦跳跳地跑上前去,行云流水般起跳抱住了他,原本一脸黑帮大佬相的男人瞬间咧开嘴笑了,晃晃的白牙与脸颊上笑出的书名号太过扎眼,大仓忠义只觉背后一僵,危机感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

 

 

        “仓子,我觉得男人一定要主动出击!”

 

        拨出电话的大仓忠义如是说。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