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昴仓安】圈套(上)[ABO]

本来应该很早之前就产出的

但是春节熊孩子太多……事情太多……

下(或者还有中)要开云霄飞车,上都是剧情,但是也很重要(土下座)

请务必把上先看了……_(:з」∠)_

应该没有啥敏感词把我就直接放了!!!

maru下一章会强势出场,放心昴昴不会和猫演感情戏的(喂

--------------------------------------------------------------------------

小动物总是比较喜欢闪闪发光的珠宝嘛。

 

       “这几天大阪将开展特别的新年活动,无限博物馆花重金请来了一批英国的珠宝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展示,听说这次的珠宝是以金子为基础,镶嵌各类名贵宝石,伴以如今已经失传的金珠造粒技艺,在十八十九世纪被工匠们雕琢出的珍贵艺术品。虽然年代久远,但首饰依旧如新,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胜利女神的月桂冠……”


       涉谷昴起先还未提起注意,直到电视上的新闻镜头切换到了月桂冠的隔壁展柜,一块怀表映入眼帘。


       那是百达翡丽几百年前的作品,表的边沿被极细的金珠围绕着,内里的宝石按照绯红、浅青色有序排列,在宝石交汇处还有当时的工匠在金质底面上镌刻的一只老虎,以作为自己的作品印记。展柜灯的白光将华丽的色彩反射得愈发夺目,摄像机微微转动角度,便又腾升出别样的华贵之感来。


       他举起茶杯抿了一小口,似乎是被新的茶叶苦到了,默默吐了吐舌头,然后捞起沙发上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Yasu,有新目标了。”

 


       搜查一科的气氛永远都是紧张而忙碌的,安田章大瞄了眼在办公室里抱着大堆文件奔波于不同办公桌之间的新人小警察,嘴角不禁浮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这些忙碌啊电话啊倒是与自己毫无关联,作为一个法医助理,每次处理完那些上头领导要求的报告,变成了即时被闲置的角色,薪水平平,人际关系也不常搞的他,大概那个小警察也不会认识吧。

 

       他掏出裤袋里还在震动的手机,换上了更低一些的嗓音:“哦?好啊小涉,我正闲着呢。”

 


既然是做酷炫的事怎么可以没有好的代号。

 

       “听说CC2这回向博物馆发出通牒了,说要他们直接交出那块全展览最昂贵的怀表。”横山裕往大仓忠义桌上砸下一堆材料,惊得刚刚还在与睡神搏斗的大仓瞬间醒来,“原来CC2一系列的案子都是交由东京的二宫和相叶两位警官全权负责,但是这回来了大阪地界,那两位兄弟又莫名其妙跑出去玩了,没有任何方法联系得到,只好暂时让我们来守着。”


      “好……好的。”大仓抚平了夹在最底下文件的折痕,“那博物馆是打算怎么加强人手?直接派我们过去吗?”


      “我负责接应,连线总部,至于你嘛——”狡山的微笑让大仓感觉不太好,“我打算到时候安排你指定具体计划,搞不好可能要和CC2正面交锋哦。”


       不定时出现,人数不明,作案手法常常变换的犯罪组织CC2,是警局这几年的重点追踪对象,他们似乎对珠宝情有独钟,上一回得手的是来日本展览的南非钻石项链,据说展馆负责人听说项链追不回来之后在医院躺了快两个月。日本警方几乎每次出动都像是在他们意料之中,之所以说他们,也是在有次行动时,同一时间两个地点两枚钻戒一起失窃,明显无法是一人所为,但到底是两人还是两人以上的团伙,目前警方也没找出任何头绪来。


       博物馆此次收到的恐吓邮件,注明了他们的行动时间与目标,泄露的信息比以往都要多一些,大阪市的警署也将其作为重中之重,对无限博物馆部署的警力堪称几年来同类案件之最,就连本来与其毫无关联的法医部门也拉来做现场侦查,这多少让大仓有些兴奋,他暗恋的小个子前辈就在那个部门,但胆小的他只敢在食堂多看几眼走路带风的前辈,目前为止搭话次数都还是零蛋。


       这回的任务,如果表现好的话,一定会被注意到的吧!


       就那么想着,大仓给桌上那堆CC2的相关资料投入了十二分的专注。


 

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是找到别人无法注意的盲点。

 

       “最好的突破口是在哪里?”横山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提高了音量唤醒昏昏欲睡的大仓。


       “哦哦!应该是在这个监控室,博物馆的各个区域视频,电路,一是要经过这个监控室,二是安保系统的开关就在监控室的最里面,即使完全通过远程操作来使部分安保系统崩溃,操作人也会在操作时留下一些痕迹,我们的技术部追踪这些痕迹是很拿手的,但是从以往资料看来,完全没有任何追踪到的迹象,这可以推出,CC2每次都是现场作案,手动改变系统以及设备,包括关闭摄像头等一系列动作。只要防住那里,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大仓流利地读完自己的报告结论,仰起脸就想和自己严肃的上司讨个夸奖。

 

      “哦?那你觉得我们能直接驻扎监控室吗?”横山挑眉,仿佛在说夸奖可没那么容易就能得到。


       “当然不!”大仓站起来接着规划,“因此接下来就是我的计划了,我会扮成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同时和横山君保持密切的联系,只要一有CC2人员出现,横山君接到我的信号就会来活捉CC2,毕竟不能让人逃了嘛!”        


       “大仓这回的方案值得一试,接下来我们来讨论细节。”横山赞许地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手下的新人在接受完自己提点之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安田摘下了耳机,讨论室里黑板的木质边框内部镶嵌着一小节窃听器,此时正随着他手上的按键关闭了电源。


       他没想到这次大仓居然还真的分析出了些什么,同时他也有些可惜,没法和前几次天然到完全没发现这些规律的菱形嘴警官再次交锋了。不过这些分析丝毫不会妨碍他的计划,毕竟作为暗处的一方,安田早就掌握了所有需要的情报,何况他还有一个机智利落的同伴帮忙呢。


       他的计划里,依然是从监控室出发,走所有人都知道的路,往往是最安全的路。


       至于涉谷昴负责的部分,他从不担心,无论是怎样的困境他的同伴都能快准狠的完成任务。

 

 

相逢和作死连起来会发生什么呢。

 

       二月十五日晚十点三十八分,距离CC2所说的十一点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


       整栋博物馆此时没了所有的灯光,外面有些行人正在随意地聊天,散步,但只要稍微呆久一些就能发现那些人已经快散了两个小时歩了,多数人腰上还鼓鼓的,枪支的形状隐约可见。横山裕坐在路边的吉普车里,再次和大仓确认情况,他原本不想要这么张扬的大车,但听说前面的村上课长早他一步申请了那辆黑色的奥迪,只好忿忿地接过了车钥匙。谁让他昨晚惹村上生气了,何况他只是多和村上在浴室里做了一次,今天早上对方连话都不愿意和他讲。


       “没问题了,现在开始为了防止他们发现我们的通讯,无线电切断吧。一有情况我会立即开启。”大仓说完最后一句,把通讯器的开关向上一推,他的内心不住地打鼓,毕竟CC2到底会派怎样的人他心里也没有数,虽说之前没有伤亡案件,那也是因为根本不存在正面交锋,会不会是什么凶恶的alpha大汉呢,或者是心狠手辣的beta男,又或者,根本是个掩人耳目的小巧omega姑娘?


       不对,自己还是醒醒吧,在这个omega少到街上见到一个就能哄抢起来的社会,那还会有omega跑去做这种事?


       是的,此时大仓所处的社会,由于omega的稀少,人类繁衍的困难已经成为了整个社会的问题,像大仓,横山一般优质的alpha都很难找到理想的omega伴侣,不过横山已经够幸运了,他有了一个大家都不相信是omega的八重齿伴侣村上,两人大概在三年前就已经确认关系进行了标记,但因为工作繁忙,也没想过真的要走到下一歩。


       至于大仓,虽然脑子好用外表高大帅气,却一直暗恋着隔壁法医部的前辈助理,个子小小,顶着一头黑色卷发的安田前辈,简直就是他心中恋人的标准模样,可惜他一不敢释放信息素,二不敢上前搭话,好不容易从横山那里打听到一些信息,却狠狠地打击了他,据说安田前辈只是个性格温和的alpha,外头还有个妹妹头omega恋人。


       果然好男人都被抢先了,大仓托腮看着眼前的监控,只有展柜的射灯孤零零地开着,一丝人影都没见着,想想今晚可能又要蹲守在这里没有任何动静,安田前辈也对他这样毫无建树的人不会有任何兴趣吧。


         

       博物馆内。


       涉谷昴蹲在监控死角,啃着手里最后一个鲑鱼饭团,从昨天闭馆开始,他就仰仗着自己的过人的听觉和躲藏能力——当然这也要归功于他的小身板,一直藏到了现在才准备动手。按斜对角的方向走到底就是放置怀表的展柜,基本上与教室的桌椅一个高度,来欣赏的人们多数会趴下身去更近距离领略那几百年前的精雕细琢。他的外套里藏着把短粗的匕首,除了安田,他不能相信任何人,有些东西防身总是好的。贴着匕首的口袋里是一个小小的按键,只要轻微震动,便是安田已经准备好的讯号,那时候所有的监控和安保系统都会被关闭,涉谷便能大摇大摆的开了展柜取出怀表,再从通风口逃脱,与安田汇合。


       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咽下最后一口饭团,安静地等那一声震动。

 

 

       今天监控室的空气好像比之前都更加甜美一些。大仓怀疑是自己晚上喝的草莓奶昔从胃里反上来了,他就不该贸贸然尝试横山君所说的,安田前辈每天必买的饮料,多半又是想要看他笑话,谁让他胃总是犯些奇怪的毛病呢。


       空气里隐约泛着一股草莓味,大仓也没多想,毕竟要是安眠粉什么的,这两三个小时自己早就睡死了,哪能撑到现在。


       十点四十九分。


       大仓脱下了他用于伪装的工作服外套,脖子上出的那一层薄汗让他有些迷茫。明明这天气没有转暖的趋势,自己却莫名热了起来。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的,他残存的一些警察的基本操守告诉他,他必须得立即联系横山,即使人还没出现。但他刚打开通讯器便发现信号格已经从五格倏然降至零格,输了几遍信息都显示发送失败。门锁被打开的声音突然从后方响起,大仓回过头,只看到了一双深灰色的麂皮绒靴子,便肩膀一沉倒在了监控台上。


         

       安田笑了起来,露出那两颗标志性的小兔牙,那个伏在桌子上睡得一脸安稳的男人,仿佛一只大型泰迪,棕色的卷毛看起来温顺而软萌,根本不像个一米八的alpha该有的气场。


       安眠粉有些效力强,当然是立即见效的,还有些便是从量变开始逐渐累积,比如他手上研发的这款,他边瞥着那个昏迷不醒的人,边用戴着手套的手噼里啪啦地打字,先关闭了一系列安保系统,然后两手撑在大仓两侧,端详了一会儿监控系统的路线,打算动手关闭其中两个,手刚刚碰到红色的按钮,突然感觉身下冲上来一股薄荷的气味。安田正疑惑着自己明明带了草莓味的药剂,低头一看,原本不省人事的大仓居然睁开了双眼,两人不可置信地对上了眼,安田才发现大仓的两颊染上了糟糕的粉色,这个alpha,居然在他面前,发情了。


       安田才想起来这是一号试验品,没试过副作用就拿来用了,心中暗叫不好。


       “前辈……你怎么在这里。”原本就是低音部的大仓此时的声音更加喑哑。


       “啊……横山君让我来看看你有事没有,看起来你现在好像不太好……”安田挠了挠头,幸好他还穿着制服,一切谎还能圆过来。


       “是不太好。”大仓低下头,蓬乱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还没等安田反应过来,他便钳住了安田的手腕,一使劲把人压倒在监控台上,蛮横地挤进安田的两腿之间,安田的西裤崩得太紧,两腿一分开,后方的屁股便有卡住的趋势。


       “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前辈。”大仓的薄荷气息越来越浓重,他把头埋进安田的颈窝里,鼻尖来回蹭了两次,“前辈是alpha吗,就算是,帮我一次好吗?”


       老天,我要是alpha就好了,安田内心抑制不住地惨叫起来,可我是打了很久抑制剂的omega啊。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安田的胸针被碰落在了地上,而在掉下地的那一刹那,给涉谷昴发出了万事俱备的信号。

 

         

       “嗡——”


       涉谷拍拍蹲了太久的膝盖,把饭团的塑料包装纸塞进裤子口袋里,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陈列柜里的新成员入驻了,嘴角忍不住就向上翘去。


       啊呀安田做事就是靠谱,今天还提前了5分钟,嘛,不过无所谓,什么预告都是瞎写的,早5分钟晚5分钟都不影响他的行动。当他路过那个象征爱情与忠诚的彩釉小丑图案黄金戒指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小腿上有奇异的触感,似乎有毛茸茸的东西在蹭他。


       不是吧——


       他低下头,看到一双在黑夜里闪闪发光的黄金色瞳仁。                   


       “喵——”


       涉谷昴这辈子的宿敌,猫,居然出现在了博物馆里?!

         

 

 



评论(26)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