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总裁的脑袋里到底有什么(中)

来了!

附带一句话丸昴和三四句话横雏(x)



-------------------------------------------------

*

村上说这话是有理有据的,全公司已经疯传了大概三个月安田喜欢锦户的消息了,这单箭头虐恋传闻还在愈演愈烈,茶水间的小姑娘们都差点给他们写出同人文来。


消息来源则是渋谷,这位安田的好室友,在家里发现了一整本公司杂志里锦户的剪报,锦户作为宣传部的颜值担当,多拍点照片也不算啥,但是像这样痴汉一般收集了一大本剪报,好像的确不是什么正常同事能做的事。


“安田有一本全是锦户的剪报。”这是渋谷的原话。


而传到大仓耳朵里的是——


“什么安田章大苦恋锦户亮不得居然还为他做剪报并日夜哭泣!?”大仓险些打翻面前的虾仁饭,横山瞬间站直了身子,一字一句地把大仓喊出来的话传进四人小群,他们还没傻到把总裁和另外两位当事人拉进一个聊天群。


横山:为什么Okura听到的版本是“安田章大苦恋锦户亮不得,表白失败为他做剪报日夜哭泣还想要辞职”???


村上:我打赌刚才他喊的不是这句话。


丸山:咦剧情那么丰富了啊……


渋谷:@鲑鱼鲑鱼鲑鱼 我是和你这么说的?


丸山:我只和茶水间的一个卷发小姑娘说过而已!


丸山:诶小渋为什么拉黑我我没法和你私聊了啊!!!


 

*

成功的道路,往往都要付出血泪的代价。


每天依旧忧郁地躲在办公室里吃薯片的大仓和常年连轴转业绩险些赶上村上的安田,像是被人拨成了平行线一般,毫无交集,剩下几个人只能看着干着急,距离生日还有两天,除了依旧享受快乐阳光浴的锦户,所有人都陷入总裁预备失恋的恐慌里。


村上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正打电话预约蛋糕的横山。


【看我干嘛】“你好要一个水果比较多,糖分比较低的蛋糕,请问你们有备选单子吗?”


【想办法啊】棕发男人朝黑发男人挑挑眉毛。


【我能有什么办法!】“噢噢噢好好好,请等一下我上网站看一下。”


【献祭你!】村上露出十六颗牙,一个标准而可怕的微笑。


【我靠,不是吧……】“嗯,等一下,马上,嗯三号不错。”


【上回你提的要求我准了。】


【……】“好。”横山惊讶地应了声,不知道是回答电话还是回答村上那百年难得一见的屈服眼神,这笔买卖他好像不亏。


“啊呀,我骨折了。”电话还没摆好,突然就摔在了地上,横山满脸兴奋地如是说道。

 

 

*

一般助理骨折,顶替的是谁啊?


不管一般顶替的是谁,今天都必须是安田章大,村上搭着他最得力的副手快步走进总裁办公室,安田手里的草莓大福还没吃完就被推到了横山的办公桌上。


“YASU,这两天就麻烦你了!我也没想到YOKO突然就骨折请假在家了,总裁还需要一个得力的助理来打理日常事宜,想来想去也就是你反应最快心思又细。”


听闻这话,大仓终于从桌上的合同里抬起头,只露出一双眼睛试探地看向助理桌。


“哦,完全没问题!”安田笑起来露着两颗小兔牙,轻微的动作连带头上的卷毛也一抖一抖的。


“还有!”村上用力地拍了拍安田的肩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咳咳,我先走了!”


芳草?单恋?今天村上部长说话怎么文绉绉的?安田歪歪脑袋,天涯是没什么芳草,他的脑袋顶倒快要长花了。


好吧,从头开始,先把这个宛如建筑力学考试一般搭建起来的文件堆理一理,总觉得抽了第一份所有的文件都会疯狂掉落。


好的,这是……横山君的钱包。


好的,这是……横山君的钥匙。


好的,这是……大仓总裁的脑门?!


安田抬起头,便看到大仓一张放大了几倍的脸怼了过来,他下意识往后一躲,一屁股坐空,马上就要跌在地毯上了。


“小心!”大仓伸出手用力一扯,却错过了安田的手臂,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衬衣袖口。


“嘶啦——”


啊,这,这,安田的屁股还是成功降落在地毯上,他愣愣地抬头看了看大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这是我的袖子。


 

*

渋谷:听说大仓因为不满安田拒绝了他把他袖子扯断了?

村上:又是茶水间的卷发姑娘说的?

渋谷:不,这回是个黑长直。

丸山:@办公室恋爱禁止 小渋你啥时候才能不拉黑我啊呜呜呜呜

横山:HINA,什么时候回来?

渋谷: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我的名字了???

 

眼见着离大仓生日已经开始死亡倒计时24小时了,人们的心情越来越焦灼,却没人敢踏进总裁办公室刺探军情。安田光着半边膀子在处理文件,一边还得安慰不停道歉并打算买昂贵西装赔罪的大仓忠义。


“YASU,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待会儿下班了我陪你去买一套吧!”大仓捧着那甚至还带着点安田肌肉形状的残袖,虔诚地像只金毛。


“没事,总裁,您先回去吧,这件衣服之前就被我丢了好多次洗衣机,大概是洗法太暴力了,没事的没事的……您看一眼合同……”


“你让我签的我都签好了!那个,我是说,待会儿下班,真的不去看看西装吗?”


“区区小钱没事的,我能应付,家里又不是没有衣服了。”安田飞快地敲着键盘,全然没理会边上委屈蹲下的总裁。他的手指稍稍有些颤抖,好像暴露了一丝不应该的紧张。


“那YASU下班了是有其他安排了吗?”


“没有,我没什么安排,横山君的文件处理起来够——”他话还没说完,便觉得某人好像去角落种起了蘑菇。


“要是锦户君约你去买西装你肯定会去的吧……”


“哈?”安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是没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是草草应答,“恩,是,会去啊。”(因为我和他逛的西装店才是我买得起的那一种)


“哇啊!”大仓仿佛遭受了小行星撞击一般的打击,“我就知道!啊!我就知道!他到底哪里好了!YASU就不能换个人喜欢吗!”

 

贴墙根的丸山感受到一丝音浪的冲击。



----------------------------------

请问大仓忠义能赢吗(发出绿青的质问.jpg)

评论(2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