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奇跡の人(一)

失踪人口来了!!

本子文,放出来周更~更完的那天就是长篇开始的那天_(:з」∠)_

新的已经在打提纲了!大山田咱们随缘哈……8O的时候画押了说不会坑一定不会坑的!(信誓旦旦)

是HE!



--------------------------------------------


奇跡の相手に出会えるんやろか

 

从代代木公园骑车去打工的地方需要十五分钟。


车轮碾压过新落的黄叶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每年初春的树叶都比秋天还掉得厉害。大仓忠义的鼻尖率先感受着不甚友好的温度,被早晨的寒冷冻得稍稍发红。他出门的时候室友依旧在呼呼大睡,那个留着一头卷毛的高个夜出昼伏,大概是在酒吧工作。搬来新住处才一周,他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对方的职业。嘛,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眼下比起猜测新室友的工作,果然还是赚钱比较重要。


成为厨师的梦想在一个月前险些告吹,自己就连平日的生活花费也一度紧张起来——被通知餐馆要在一个月后关门的前一天,他刚刚狠下心来分期付款购入了带着大屏显示器的新电脑。好不容易稳定的工作居然因为老板的意外负债而戛然而止,甚至赌博输到抵押店面这种事,可不是电视剧中的情节,就这么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除了飞来横祸之外也没有其他解释了吧。


所幸上天还没有完全抛弃他,大仓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在失业的前夕找到正好接上的工作,时间不长薪资却高得有些难以置信,他甚至不清楚对方是怎么找上他的。手机里还躺着那封莫名其妙的短信,而至今工作内容也只字未提。通话时对方听起来也是个温柔的人,不像是骗子,短短五分钟约好了时间、地点,甚至还预支了工资,大仓几乎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工作。就算是骗子又怎么样呢?反正骗财没有,骗色,呃,对方大概不会对一个都没钱收拾自己的无业游民有太大兴趣吧。


“大仓君: 

听闻料理店关门,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我这里有一份新工作,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致电详谈。


                                                                              安田”


安田君,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电话里那个礼貌而温柔的声线令他浮想联翩,也许是在家都穿着正式打着领带的成功人士,又或者是上了年纪的老师、教授一类的人?他停好单车往高级公寓里走去,心里依旧忐忑,黑色的皮手套被他摘下叠好放进口袋里,接着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和刘海,希望给对方留下一个更加端正的印象。


“叮咚——”


几乎是在门铃响起的同时,大仓便听见了屋内的应声,他来回踱了两步,双手都放平着紧贴裤缝,却在开门之后更加无所适从了。


“啊,你好!”


面前小个子的声音因为高涨的情绪听起来有些尖尖细细的,但也能分辨出就是当初和自己在电话里交谈的声线。大仓有些惊讶地微张开嘴,他低着头看着对方,灰色棉质的帽衫家居服,头发相比起自己还要稍长一些,随意地烫了几个大卷,刘海偏分着,依旧带着明显的弧度,微微上吊的眼梢和因为微笑而露出的兔牙,更像是公园里给别人画画的艺术家。


“你好,请问你是安田君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打心底里想后退两步看看自己是不是按错了门牌。


“嗯!”对面的小个子倒看起来没什么惊讶的神情,他一直盯着大仓看,脸上的微笑也没有消散,两手背在身后,头微微地仰起。


“你好,我是大仓忠义。”大仓言罢便鞠了一躬,虽然老板长得不像什么严肃的人,礼数好歹还是要全的。


“安田章大。”小个子笑眯眯地报了全名,“进来坐吧,二月份果然还是很冷呢。”

 

单身公寓意外地没有促狭之感,大仓稍稍打量了一下,屋子的装修干净简洁,却有着巨大的水箱养着五彩斑斓的鱼类,水箱边上甚至还有个,唔,乌龟?大仓努力眨了眨眼睛,以防自己出现幻觉,但乌龟伸出爪子向前爬去的那一刻,他终于向眼见的事实妥协了。


奇怪的人。


安田端来了热可可,毛茸茸的拖鞋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大仓这才注意到对方浅灰色还带着兔耳的毛绒拖鞋,这样可爱的物件居然在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大男人身上毫无违和,这一点他不得不佩服安田章大。


“那过一会儿就开始吧。”


“唔,嗯。”大仓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安田正打算开始今天的工作,只字未提的内容令大仓有些忐忑,他尽量端正着自己的坐姿,却显得更加紧张。


“别担心,很简单的。”安田把热可可端到嘴边,稍稍抿了一口,他转头看向大仓,像是不以为然地说着,“角色扮演而已。”


不会是真的要骗色吧?!


一想到预支的工资已经被拿去还掉了分期账单,大仓心里就一阵阵发紧,脑海里跑过各种乱七八糟的扮演顺便还闪回了今天自己的内裤颜色,不对,为什么要回忆这些东西?难不成,还要赶鸭子上架吗?


安田看着大仓脸上的阴晴变幻觉得有些好笑,他站起来转身进了房间,“你先去饭桌上坐一会儿,我拿点东西来。”


“好,好的。”——拿什么东西,是要拿出奇怪的道具了?大仓发誓就连这个主题的官能影片他都没怎么涉猎,万一拿出自己都不认识的东西该怎么办?!不对,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总算是真实体会了什么叫做“如坐针毡”,大仓的眼神已经瞄起了玄关和大门,考虑着实在情况不对还是逃跑为上,大不了到时候再找份其他工作把钱给还了,总比突然卖身来得好。


“物理教科书。”


安田章大捧着厚厚一摞练习册和参考书,“砰”地一声放在了大仓面前。


诶?!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学生了。”


哈?!


“补课时长三小时,时薪就按我们之前谈的算。”


“好的……”大仓的眼神还没从花花绿绿的书本上离开,嘴里下意识地应了句好。


还真是,诚实的角色扮演啊。


 

“今天是第一回,所以我会先和你说明一下,每次三小时的扮演中,角色由我来定,其他细节都没有剧本规定,也不会硬性要求你做什么,只要按你自己的性格来就行。”


大仓点点头,转过脸对着教科书,他起先还凝视着几个复杂难懂的公式,过了一会儿眼神便不由自主转移到安田那曲起的指节上,对方手背上那随着翻书动作而若隐若现的青筋相比晦涩难懂的知识更加令大仓感兴趣。


果然有钱人的精神世界都很贫瘠吧?设定高昂的时薪,请来素不相识的人玩这种无聊的角色扮演,真不知道是图什么。大仓在半小时后直接放弃了听课,观察着低头翻书念课本的安田,不知为何,面前的小个子也有些紧张,大仓竖起耳朵专心辨认了好一会儿,才从那看似平稳的声线里听出一丝微妙的颤抖。


“BOSS。”


安田从大仓突然的发言里抬起头,不解地看着那手臂撑着头的高个子。


“或者老板。”


“还是叫你金主比较好?”


“都不怎么样。”


“可你是付给我工资的人,感觉叫你安田君还不够尊重啊。”


“我不介意这种事。”安田摆摆手,又抽出一本习题册,放在大仓的面前,“把这三道题写了吧。”


“金主大人,真的要写吗?”大仓觉得太阳穴有点疼。


“都说了没有硬性要求,我无所谓的。”安田耸了耸肩膀,过了三秒才想起大仓刚才的称呼,“金主大人听起来像我包养你似的,换一个吧。”


可不就是包养我吗,还是不需要肉体的包养。大仓在心里默默嘟囔,他看了眼安田发红的耳尖,应和的声音到了嘴边却又转了个弯,“好吧金主大人。”


这回安田的耳廓全红了,有意思。


 

等安田翻开第三本书,大仓也已经听得哈欠连篇了,他强撑着眼皮查看手表,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今天的辛勤劳动马上就要结束了。比起去工地打工或者是便利店整理货柜,这份时薪远超平时零工的工作实在是性价比太高,虽然不知道下回是否还像今天这样只需要当个“学生”,按这位安田君随和的个性,以后应该也不会累到哪里去吧。他的金主大人依旧垂着头朗读那些所谓的定律,许多专有名词都读得磕磕巴巴的,明显就是个门外汉,居然也坚持了这么久,大约是有什么不想告诉自己的原因吧。


寄人篱下拿人钱财就该明白,不该问的事永远都不能问出口,大仓也深谙其道。在此之前漂泊的两年时间里,他已与各色各样的人打过交道,而料理店更是显示人间百态的地方,管住自己的好奇心是不丢工作的第一准则,他还不想现在就被炒鱿鱼。


出门道别时安田又递过了一个薄薄的信封,是温和的鸭蛋青色,当然在大仓的眼里无论是什么颜色,这都是闪闪发光的宝物,因为最重要的是内里那几张纸钞。他鞠躬道了谢,才想起来之前已经给了大约四次工作的薪水,但愣神的空档里安田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疑问。


“最近比较艰难吧,等你手头更宽裕的时候我再停发工资好了。”


本想将信封还回去的手臂还悬在半空中,大仓抿着嘴顿了顿,最后还是在礼节与金钱的内心斗争中选择了后者,他再次鞠了一躬,恳切地道了谢还多加了半截敬语。安田自始至终只是微笑着,示意他去按即将到达的电梯,仿佛刚刚给出去的那几张万元钞票与自己毫无关系。


如同做梦一般的奇遇。


大仓仰起脖子,印入眼帘的是电梯顶端惨白的灯光,他踩着柔软的地毯,身体正与下降时带来的失重感捆绑在一起。拿到报酬的愉悦似乎在他走出电梯的那一刹便消散了,残留在脑海里的只剩下安田翻书的姿势和笑起来时眼角的那几条细纹。


雇佣与被雇佣,衣食无忧与锱铢必较,似乎命运已经把结局写在了显而易见的地方。





评论(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