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惊蛰(四)

本单位今天甜炸了

过气CP迎来久违的糖(茂式哭泣

希望这一次文的走向(在推翻重写之后

能让大家都兴奋起来(咦

--------------------------------------------

高中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是每天无穷无尽的作业,早晨踏着铃声进教室,还是在老师毫无起伏或抑扬顿挫的声音里不小心进入梦乡?当安田有了第二次体验高中生活的机会,他才开始感慨原来年轻时候所谓的繁忙原来如此清闲。比起成年后赶不完的通告,恨不得分身成几个安田才能挤出时间写曲子,现在每天规律的睡眠和完全可以搞定的作业,简直就是养生一般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大仓与他正拥有着彼此。


前两次的亲吻,第一次是为了时间线不崩坏而作出的努力,第二次却和曾经毫无关系,只是看着他的脸,在暧昧不明的气氛下主动凑上去的行为。他起初只觉得面对青涩少年的感觉像是踩在云端一般美妙,少年感十足的大仓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已经和他分手的事实,一个夕阳下的亲吻都够他回味一整晚。但很快迟疑的心情便涌上他的心头,安田依旧没有放弃分析眼前的情况,而当追溯到时间线发生改变的那一刻,他发现那时候做出不同举动的,明明就是大仓。


大仓将他推倒在了床上。


这是高中生大仓,是记忆中那个内敛羞涩,只有在安田面前话才会稍微多一点的少年,根本不可能做出如此主动而又带有侵略性的动作。


是——是他猜的那样吗?


扯不清的毛线团看似有很多突破口,而安田正努力寻找着那唯一的线头。

 

 

体育课结束的午后,更衣室里总是挤满了男生们,每个人运动之后流下的汗水一经发酵,让整个更衣室的味道都不太好闻。安田正好是最后一批冲进更衣室换衣服的,而糟糕的气味正到达极点,他只得屏住呼吸拿了衣服就往厕所冲,如今那里都要比更衣室好上几百倍。


找好了从门口望不见的角度,安田就呆在那脱下了白色的运动服和藏蓝的裤子,脱下来的衣物被他小心翼翼放在洗手台的一侧,他麻利地穿上裤子,正低头系衬衫扣子的时候,正听见他斜对面的隔间打开的声音,大仓从里面走出来,被汗水打湿的鬓角还未干透,一小撮贴在肌肤上。大仓靠着洗手台冲了冲手,却没有走出去,倒是行云流水地反锁了那扇门。


“恩?Okura?”安田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大仓慢吞吞走向还在低头和自己扣子纠缠的少年,然后将安田整个人都围住了。突然暗下的环境令小个子条件反射般抬起头,几乎要撞上大仓低下头凑上来的嘴唇。


“唔啊啊啊啊!”他推开了大仓,不知为何觉得焦虑的心情多过了对亲密接触的期待,开了门便冲回教室,跑到一半又想起换下的衣服没拿,只好又硬着头皮往回走。


大仓应该已经回去了吧,安田的心砰砰直跳,用力地挤了挤眼睛希望待会儿不要再见到他。被拒绝状态下的大仓,他虽然不太清楚少年时期会怎么样,但是三十岁以后,被安田抗拒的大仓,自带的沉闷气压几乎可以低穿地心,安田可不想应付那样的恋人,三十一岁是,十五岁的也是。


当然一切都不会像安田同学想的那样美好。


他刚进洗手间,就被门后的大仓直接压在了门上,锁门的动作一气呵成,大仓那张稚气都未全部脱去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浅薄的怒气,筋骨分明的手钳住了身下人的手腕,一只腿直接挤进了安田的腿间。


这熟练程度简直就是每次吵架时候暴怒状态的大仓吧,安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还有心情吐槽。


“Yasu很讨厌我吗?”声线里能隐约听出变声期的滞涩。


“不,啊,Okura你听我说……”


“Yasu这段时间感觉都和我好生疏。”大仓又把整个人往安田身上靠了靠,头低下来埋进安田的肩窝里。


“诶?不是和你一起回家一起写作业的吗?”安田回忆着最近的活动,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但自从那天去大仓家补课之后,原定的活动都多少出现了意外,他们约好的一起看的电影,周末出去兜风的时间,都因为不可抗力而消失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的高中生涯,和他们曾经走过的记忆已经分道扬镳了。


这里面,有一部分是不可抗力,还有一部分也是安田内心的疑惑。潜意识选择迁就那些去不了的理由,因为目前的大仓似乎总是难以掩饰自己对安田的热情,甚至在公众场合也会忍不住捏捏安田的脸,或者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亲亲安田的头发。


这些蛛丝马迹,逐渐地汇聚,交织,并且在此时阴郁的大仓面前,展现出了一个完整的网。


可能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安田感受着高个子温热的呼吸和略带沮丧的疑问句透过自己的衬衣融进身体,下定决心打算把一些事情说出来。


“Okura,你听我说。”小个子这次没有推开大仓,倒是把另一只手伸过去玩着大仓的发尾,大仓也随之松开了安田的手腕,转而紧紧抱着他,像是在汲取久违的养分。


“嗯?”安田的体温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他安心。


“你不是我认识的大仓。”


简单的一句话让紧紧抱着安田的手瞬间松开,大仓倒退了两步,想辩解些什么,却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完了,果然被发现了,根本没法克制对Yasu的喜欢啊,完了完了这该怎么办,明明自己就是大仓啊,只是三十岁的大仓而已,难道要被Yasu嫌弃了吗?可是明明之前就是Yasu主动的吧,亲吻什么的,现在是嫌我太主动了吗?该死,自从知道Yasu这时候就开始喜欢自己了,根本就没法做个内敛的人嘛,怎么可能完全复制当时的状态啊!


“额,我是说,这事有点不科学,你别说我是读书读傻了,我刚开始也不相信来着。”安田试图给自己上一句爆炸性的话语多添点注释,但这只让被当头一棒打晕的大仓更加绝望。


“你,你直说吧。”大仓垂着头,手撑在洗手台上没力气再去回看安田的表情。


“我,我其实是三十一岁的安田章大。”


哈?????


大仓瞬间打开水龙头让冰水全部拍在脸上保持清醒状态,以防自己如今只是在初春下午教室睡着时做的梦里,他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一脸惊愕地看着低头说话的安田。


“你不会相信的吧,但是我还是要说。”安田无所适从,只能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声音都渐渐弱了下来,“我想我只是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你知道么,那些,恩,几年后的科幻小说里会流行起来的概念,所谓的,虽然人物一样但是世界根本不同的,被称为平行世界的地方。”


“啊……”大仓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再喝两口冰水以镇定自己。


“我,可能就是代替了那个十六岁的安田,来到这里,遇到了你。”小个子抬起头,“我认识的那个内敛的大仓,并不是你,你很主动,也很积极。恩,虽然我也见过你的这一面,哈哈,说来好笑,是在那个世界吧,我之前在的那个地方。”


大概这么长的对话表达对于安田来说真的不容易,他又艰难地补上了一句,“虽然都是大仓忠义,但这个世界真是很了不起呢,让你们如此相似,明明在不同空间应该有着不同的性格的。我现在居然,也觉得你,就是大仓啊。”


是啊我就是大仓啊,因为我是三十一岁的大仓忠义啊。想归想,震惊到无以复加的人却憋住了想法没有脱口而出。


“所以我啊,只是那个世界的安田而已,我也不知道他十六岁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更不清楚你们以后会不会在一起。”安田向前迈了两步,抬头看向下颌线上还有水珠不断滚落的大仓。


“你喜欢的也不是我,所以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做这些事了吧。”


大仓那句坦白的话差点就要冲出口,却又意识到即使和他相认,告诉安田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穿越来的也已经无力回天。心里的调料瓶像是全部被打翻了,苦涩的味道漫上心头,他连对方是否还喜欢自己都不清楚,说出真相又能有什么好处。


“那个世界啊,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和他分手了。”安田的声音干干的,听不出多大起伏,“之前的我,一直觉得,仅仅是回到了过去,所以为了防止之后的生活出现意外,就努力沿着时间线表现自己,你可以把那些事都当做我演的啦。”


太狡猾了,无论在哪里,都是安田先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一二再再而三把自己拒之千里,可之前却又表现得那么自如,神态,语气,向自己微笑的样子,嘴角翘起的弧度,明明就和十六岁的安田重合了。


对啊,重合了。大仓突然意识到,无论安田演技再好,自己也有着一眼看穿他的自信。暗恋的心情,如果仅仅是演绎出来的,怎么可能没有破绽呢。


他打算赌一把。


“所以,你是那个世界来的安田吗?”大仓依然一脸惊讶。


安田只点了点头。


“那你听好,”大仓重新靠过去,又一次把安田压在门板上,“我就是喜欢你,接下来,我要追你了,三十一岁的安田先生。”


上课铃声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时响彻楼道,大仓松开身下的人,打开门飞奔回了教室。


什么和什么啊,安田靠着门板蹲了下来,眼神在那团凌乱的运动服上失了焦距,他悬着的心重重落下,却又进入了更加令人困惑的泥沼。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