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Atypical Villain (下)

前文指路:  (上)

食用愉快 肉可以跳过不影响剧情(x


-----------------------------------------------

*

“你这是谋杀。”大仓忠义捏着鼻子,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和小孩捏来捏去的橡胶鸭子一模一样。


“我这是友好交流。”对面的恶魔托着下巴笑眯眯的。


“我可以不吃你做的菜吗?”大仓试图把手拿下来,刚放开一会儿,面前那盘棕黑色的粘稠不明物体所散发的微妙酸味就争先恐后地跑进他的鼻腔,“呕————”


安田看着曾经淡定高大帅气的天使厨师长旋风一般地跑进厕所抱着马桶疯狂干呕的场景,那几乎不存在的怜悯都泛上来了一丁点。


“你这……呕——”大仓的翅膀都被糟糕的味道影响了,只紧紧缩在背上,毛茸茸的棕色卷发脑袋几乎要埋进马桶里,可怜的天使哪里遭受过如此强大的地狱料理冲击,他当初只是单纯地觉得安田做菜不如他而已。


“我要……唔呃……去三界法庭控告你故意伤害!”话语听起来很有利,但是如果是半蹲着抱着马桶,脸朝向下水道的方向怒吼时说出来的,就只能让安田止不住地发笑了。


他咧着嘴笑够了,才挥挥手把那盘料理封进厨房的一角,确保那气味不会再散发出来,然后小跑进厕所拎着大仓的翅膀根,把一大只天使拽回了客厅。


“输了吧?”安田的恶魔尾巴摆啊摆。


“你这根本是人身伤害,我本来想找你公公正正比一场的。”大仓揉了揉鼻子,干呕太久眼泪都差点溢出眼眶。


“要不是今天我上司不在,你都来不了地狱的。”安田转了转眼珠继续说,“这里可是地狱厨房重地,而且你也只看了我的作品,公平在哪?”


大仓抖抖刘海,从他那白色的袍子——虽然在安田看起来不过是一大块白布被随便扎了几下而已,掏出了一盒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纸盒的外围还闪烁着柔和的金光,大仓估计用了些法力来保证它不被压坏。


“你尝尝看。”大个子把纸盒放上茶几,抱着自己的腿别过头假装还在生气,翅膀随便扇了几下,带起的风似乎都在对安田发射“我才不想理你”的讯息。


恶魔耸耸肩膀,小心翼翼地拆开一层层包装,在盒子中心发现了一块草莓蛋糕,转着圈的奶油衬托着红宝石一般的草莓,均匀而稀薄的糖浆包裹着中心的果实,就连底下的蛋糕夹层也放着对称切开的草莓,那甜腻的气息混着水果的清香逐渐充满了整个屋子。


“那么,我开动了!”安田嘟囔着拿起那块蛋糕,声音很轻,大仓依旧佯装生气,却在安田把蛋糕的一角塞进嘴里时悄悄回过头来,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小恶魔的反应。


香甜的奶油和松软的蛋糕胚子刚入口便化开了,柔和的味道交融升华,愉悦的心情从口腔直达心底,安田红着脸又咬下去一块,什么评价也说不出,屁股后头的小尾巴倒是诚实地摇摆起来,连最尾端那一小撮红色的绒毛都不知什么时候摆成了心形。


“把草莓吃了试试啊。”大仓实在憋不住,这草莓可是他冲到城岛茂天使长的农田里好说歹说求来的当季最优秀草莓,上天入地就这么几颗,吃完拉倒,自己一口没吃全都用在这个草莓蛋糕上了。


安田转过身看着抱着腿满脸期待和忐忑的天使,突然笑得眼纹都冒了出来,他凑近蛋糕,用小兔牙叼起草莓,一只手把蛋糕放下,身体却前倾着靠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大仓,直接撞上了那两片因为惊讶还微张的嘴唇。


“我要告你欺诈。”小恶魔贴着天使的嘴唇,每个音节都冒着草莓汁的清甜,“原因是迷情剂添加过量。”


 

 *

“Maru——Maru——快来背一下诱惑药剂的配方!”


“章酱你的上司不是人形自走制药百科啊!”


“欲望也行!随便哪款!”


“两勺鲑鱼子——啊还是两勺鲨鱼骨磨的粉来着?我记不清了你随便加点吧——”


“厨房只有鲑鱼子了!”


“好吧那下回我去买鲨鱼骨的粉,还有就是一勺84年的红酒和85年的芥末粉!你能找到是哪个抽屉吗?”


“啊!啊我找到了,这个标签看不清啊到底是抹茶粉还是芥末?”


“你吃一口!”


“呸!85年的芥末和抹茶粉一样难吃!”


安田哼着小曲把所有奇怪的粉末和那勺红酒全部倒进罐子里,手指摩擦着打出绿荧荧的火焰,把酒煮的冒起泡来,直到最后酒精蒸发完毕,留下一小片深红色的晶体,虽然他记得书上的诱惑系列是橙色的,算了,管他呢!反正最后也不是他吃。安田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张笑嘻嘻的小歪脸,附带那双可以呼啦呼啦扇风的白色翅膀,脸颊就忍不住发烫,这回带着药剂再带着之前练习的人类食谱去天堂拜访,绝对万无一失了吧!


反正他上回都在草莓里掺迷情剂了,带个地狱招牌“诱惑”,总不算过分吧。


嘛,虽然,上回,其实迷情剂根本没过量啦。

 

 

“我可以认输!”这是大仓打开门见到安田的第一句话,他的背绷得笔直,似乎害怕安田拿着一勺子黑暗料理就往自己嘴里送。


“我有这么糟糕吗?”安田歪着头侧过身子进了天使厨房的后厨,大仓急匆匆关了门在后头追着,心里默默吐槽恶魔还能好到哪去。


安田新做的食物是一款中华蛋炒饭,他的人类食谱小本本上还记着自己刚开始去天使食堂时大仓随口告诉他的那些小诀窍,想着再怎么也不能总拿地狱那套味觉系统来打赢大仓,于是琢磨了好几天,炒坏了无数盘,直到丸山看见蛋炒饭就想逃跑,才做出了令安田基本满意的成品。玻璃盘装的蛋炒饭,在法力的支持下还冒着热气,油分恰好,蛋液包裹着米饭,金黄色的饭粒边又有虾仁作为点缀,夹杂着青豆和切好的牛肉块,卖相实在好看,要是不告诉大仓,大概他都认不出这会出自地狱厨师长之手。


“你尝一口?”小恶魔试探着问了问。


大仓盛了满满一勺,张大了嘴全部塞了进去,咀嚼的时候脸颊鼓鼓的,活像锦户家里那两只喜欢爬轮子的仓鼠。


“好吃——好吃——”大仓含糊的发出几个音节,可是一口吃的太多眼看就要噎住了,他伸出一只手,安田便乖乖地把自己带来的红茶递过去,下面漂浮着几片柠檬,入口也是十足的清爽。


“嗝——”吃完一整盘之后,大仓满足地打了个嗝,他抹抹嘴巴,仰起头朝着安田笑了笑。


扑通,扑通。


安田对着大仓的眼睛,心跳却无法抑制地加速了。


他死命地眨了几下,再对上大仓的“吃饱了好爽”的视线,心却跳得更快了。


不,不这不按套路出牌啊?“诱惑”溶于柠檬茶不是令大仓被诱惑吗???


该死,肯定是不该加鲑鱼子,安田这么想着,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站起来向桌那边的大仓走去,他摇了摇脑袋却没法保持清醒,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想要离那个天使更近一些。


或者是芥末没加对。


安田扑进大仓怀里,啃上大仓那白袍子外面露出的一小段锁骨时,恨恨地想。



 *

“角露出来了。”  



* 

“这周有空过来吗?”大仓拨了拨熟悉的区号,电话刚刚接通就向着对面提出了邀约。


“嗯?可能没时间哦。”


“额,我是说,我想为我用那个,那个剂,道个歉。”


“啊——”安田放下手上的料理书,专心地捧起了电话,“其实没必要啦,上回我也用了,就是手滑放的剂量不对。”——然后坑到了自己,他把这句话默默吞进肚子里。


“这样,哈哈,那真的是,很巧了。”


电话进入短暂的沉默。


“还有事么?”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好像还期待着什么别的。


“那个,”大仓顿了顿,“首先我是一个不说谎的天使。”


“嗯?”


“其次我现在没有喝任何药剂。”


“哦……”


“还有就是,”天使的声音似乎有些发抖,“好想见你。”


“现在我就有空。”


小恶魔朝着空气眨眨眼睛,仿佛诡计得逞,而那条尾巴上的绒毛又变成了一枚小小的爱心。

 




评论(27)
热度(142)